— 一叶之球 —

The Time When We First Met / 初遇(Jelsa)

炉火燃烧着,给寒冷的房间添了一丝暖意。

 

静。安静。诺大的房间里只有Elsa一个人。她独自坐在书桌边,面前摊放着一本厚重的书,湛蓝色的眼眸倒映着被失控的魔法染上冰雪纯白的墙壁。

 

“笃、笃笃、笃笃笃!”

 

她动了动,立即侧头望向已经被半冻住的房门。犹豫了一下,女孩还是轻轻地踮着脚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屏着呼吸,听着从另一头传来的模糊的歌声: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稚气的声音穿透门板,那是她妹妹充满渴望的呼唤。Elsa的全身都紧贴在门上,使劲咬着嘴唇,阻止自己忍不住诱惑出声回答对方。

 

一个人的生活实在太寂寞了。

 

但是不行。Elsa绞着手指,垂下眉眼想,现在的她还是危险的,她不该见Anna。无论是父母还是女孩自己,都不允许天真而年幼的妹妹再一次地受到伤害。

 

 

门外的脚步声徘徊了好一会儿,终是一无所获地离开。

 

Elsa颤抖地沿着门板缓缓滑坐在地上,将头埋入膝盖。

 

“Yes,I do。”女孩小声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回答。

 

 

耳畔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蜷缩于地的Elsa惊慌地抬起头,四下张望着:除了国王与王后,没有其他任何人能踏入这个房间。

 

屋内依旧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活泼的生气。然而——Elsa吃惊地睁大眼,看到自己面前那结了一层薄霜的地毯上,一股不知由来的小小的风雪正在汇聚、盘旋,然后渐渐形成了一个滑稽可爱的雪人。

 

“天哪!”女孩半张着嘴,迅速低头打量起自己戴着手套的双手:没有异常。

 

她瞪着莫名出现的雪人,有些害怕地往后退缩着。

 

 

这个突然冒出的小家伙傻呵呵地咧着嘴,看上去跟之前她与Anna一起堆的无数个雪人没什么区别。Elsa等了片刻,才说服自己挪动脚步,一点点靠近它圆滚滚的身子。

 

“嗨!”她试探地问,“你是从哪儿来的呀?”

 

雪人没有回答,尽管Elsa觉得自己似乎看到它眨了眨眼。

 

“也许你不知道,但突然闯进别人的房间是很没有礼貌的。”女孩继续道,佯怒地交叉起双手。

 

起初,雪人依然没有反应。但过了一会儿,地板上忽然凝结起了更厚的冰霜,上面还有一句像是被刚学会写字的孩童涂抹出来的、歪歪扭扭的“I’m sorry”。

 

Elsa倒抽了口冷气,从未消散过的寒意愈发剧烈地从脚底陡然窜起。她回身想要打开门逃走,但触到门把的瞬间又迟疑了一下,转而跌跌撞撞地向窗户跑去。

 

窗扉自然是打不开的。Elsa趴在玻璃上,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冰霜慢慢爬上窗棱,而这次的确是因为她自己的缘故。

 

 

“别哭。”

 

慌张地躲进窗下墙角里的她隐隐听到有人这么安抚道,“别害怕,我没想吓到你……”

 

女孩抬起雾气氤氲的双眼,寻找着那个看不见的说话者。那是个比她更加年长的男性的嗓音,温柔的语气让她稍稍降下些戒心。

 

“你是谁?”她鼓足勇气问道,“你在哪儿?”

 

那个声音顿了顿。当它再次响起时,竟透着些Elsa并不理解的兴奋:“你能听见我?你是不是能听见我?”

 

Elsa茫然地点了点头。

 

“她能听见我!”那个声音大声欢呼起来,“第一次!有人能听见我了!”他欢快的嗓音忽远忽近,忽高忽低,就仿佛他的人在整座房间里欣喜若狂地上蹿下跳。

 

而Elsa,这个一直接受着传统皇家礼仪的女孩,却奇异地没有对此涌起一丁点儿的反感——她有的只是对这个闯入她秘密房间的、陌生而友好的不速之客无尽的好奇。

 

“可我看不见你呀!”她大着胆子追问,“你隐形了吗?”

 

“我没有!”那人立刻反驳道,声音忽然低落下来,“这只是……唉,算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月中人从未给过我解释。”

 

“那么,没有人能看见你喽?”

 

“是啊。而且在你之前,也没有人能听见我。”

 

他的话语激起了女孩强烈的同情:如果一个人既不能被别人看见又不能被别人听到,那该有多寂寞?

 

至少她每天还能见到亲爱的父母,还有隔三差五就执着地跑来敲门的Anna。

 

 

“我很抱歉。”Elsa轻声说,虽然她并不真正明白自己为何要道歉,“我真希望自己能看见你。”

 

 “既然你已经能‘听见’了,”那人兴致高昂地说,“我想离‘看见’应该也不会差很远。”

 

“太好了!”女孩欢快地说。她注视着看似空无一人的房间,忽然开口道,“我叫Elsa,你叫什么名字?”

 

“Jack,”对方说,“Jack Frost。”

 

“Jack!”Elsa重复了一遍,“很高兴认识你,Jack!”

 

“我也是,Elsa!”声音近了许多,Elsa猜想那人是不是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那么现在,Jack,我们就是朋友了!”她语气欢快地宣布。

 

“听上去不赖!”Jack的声音又从高处传来,Elsa讶异地转动小小的脑袋,暗自想着对方是不是能够漂浮、甚至飞行。

 

地板上结起一层厚厚的冰,她惊叹地望着晶莹剔透的冰雪,从未意识到这是如此美丽。女孩从墙角跳进了房间,雀跃地滑行着。冰面上尽情的旋转让她重拾了差点被封闭丢弃的童年回忆:飘满雪花的大厅、冰雪制成的滑梯、还有她与妹妹一同堆起的雪人。

 

“这是你做的吗?”Elsa指着最开始把她吓坏了的雪人,仰头问道。

 

“是的,是我!”Jack热切地承认,“我正巧听到你想要堆一个雪人来着。”

 

Elsa禁不住微笑起来,“他真可爱。”

 

“你喜欢就好。”Jack回答,“如果你想的话,我能在房间里堆满雪人、或者雪鹿、雪鸽,雪Elsa!”

 

“还有雪Jack!”女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拍手叫起来,“对啊!你可以照自己的样子做一个雪人,我就可以知道你长什么样了!”

 

“好主意!”Jack夸道,“你真聪明,Elsa!”

 

 

小小的风雪又弥漫开来,Elsa着迷地看着,浑然忘了自己对冰雪魔法的恐惧。

 

她的眼前慢慢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嘴角坏坏地勾着,怀里抓着一根弯曲的木杖,赤着双脚。跟Jack热烈的性子相反,冰雪而就的雕像是完全宁静的白。

 

“这就是你……”Elsa喃喃道,走近了一些,细细地注视着自己唯一朋友的模样。

 

“这就是我。”Jack得意地说,“虽然鼻子看上去歪了些……”

 

“我觉得你……”女孩歪着头,绕着雕像走了一圈,“嗯……很好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谢谢!”Jack大笑着回答,“能被漂亮的小姑娘如此称赞是我的荣幸!” 

 

 

Elsa为这直白的恭维而略红了脸,正苦思着自己要如何应对,可门扉就在此刻被敲响了。

 

“Elsa!”国王的喊声在门外响起,“Elsa,开开门,我们该上课了!”

 

女孩顿时收敛了笑意。自进入这间屋子那日起,这还是她第一次不情愿听到父母的声音。

 

“我得学习……”Elsa微撅起嘴,目光流露出一丝不舍,“也许你也要离开了?”

 

“别难过。”Jack安慰道,“我会陪着你——除了你以外,其他人都不会察觉我的存在。”

 

“真的?”Elsa满含希冀地问,“你不走?”

 

“不走。”Jack坚定地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门窗紧闭的屋内忽然吹起一阵带着冬日清新凉意的风,仿佛男孩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脑袋。

 

笑容宛如柔软的雪花在女孩的唇角绽放:“再等一会儿,Jack,我相信不用很久,我一定能看见你的!”


- End -


评论
热度(10)

2014-04-04

10  

标签

JackElsaJel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