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周叶】并肩同行 05

叶神in轮回、周叶队友设定

*因为上面设定的缘故,与原著矛盾不符的私设堆成了山,介意者请绕道,谢谢!

跨越两年的传送门:

01020304

(翻翻上一章的发布时间……什么这文居然还有更新?!)

======

对新人摸完了底,发现无论技术层面还是心理层面都是个靠谱的,轮回战队的成员也就放了心,陆陆续续地开始迎接自己的假期。待到S市的气温攀升到这一年的顶点的时候,还留在俱乐部训练的正式选手就只剩下了周叶二人。

 

“这样看起来不错。”

 

屏幕里神枪手的子弹如暴雨般不断倾泻在对面战斗法师的身上,血花四绽。而屏幕之外,两位操作者都专心致志地盯着这不久之前发生的对战,时不时暂停下来进行讨论。

 

“你提高了乱射的技能等阶?”叶秋翻着一本笔记,看着屏幕若有所思地问道。

 

“嗯。”

 

“挺大胆的,不过你操作的精准度很高,这样确实能比原来的方式造成更大的伤害。”叶秋点点头,示意周泽楷继续播放。

 

复盘已接近尾声,这一场的目的主要是向叶秋展示技能树焕然一新的一枪穿云。作为队长,他不仅需要对队员的能力有充分的认识,也要了解战队中所有角色的技能,如此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每个成员的作用。

 

现在的一枪穿云已跟过去张益玮手中的截然不同,周泽楷牺牲了些许控制技能的等阶,转而提升了伤害技能的效果。这也意味着一枪穿云的辅助性将会减弱,成为一个更具攻击性的战斗角色。

 

这种加点的选择,既源于周泽楷对自身能力的自信,也得益于叶秋的指点。也许换个别的新人,不会在初登场的赛季、在队中还有其他出色选手的时候就直白地展现出自己极强的攻击性——这在别人看来难免有炫耀能力之嫌。然而自从上回那场2vs2之后,周泽楷便清醒地意识到作为新人,光凭训练得到的那一点经验根本不足以支持他来玩节奏控制那一套,爆发式的攻击才更适合他。而现在,叶秋同样认可了这一点:

 

“打得挺炫的。”他点头评价道,“你这风格要是去玩弹药专家,跟张佳乐打起来,一定闪瞎观众的眼睛。”

 

端坐原位的周泽楷先是想了想前半句算不算夸奖,待听到后半句,他认真地摇了摇头:“不合适。”

 

已经在无数次交流中逐渐摸清了这小孩说话规律的叶秋很自然地接道:“确实,弹药专家的操作方式跟你的意识不太匹配,毕竟不是谁都能跟我一样所有职业都玩得转的。”

 

“前辈很厉害!”周泽楷真心实意地称赞。

 

“那是,你可还要继续努力啊!”叶秋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没忍住揉了揉对方的头,心下第一千零一次感叹这圈里竟然还有如此乖巧实诚的后辈。要知道,在此之前跟他相熟的后辈,无论是第二赛季的张佳乐、第三赛季的王杰希,还是上赛季被称为“黄金一代”的、以黄少天为首的一帮子小家伙,若是听到叶秋刚才那番话,不是会立马跳起来喷他不要脸、叫嚣着竞技场走起,就是呵呵着含蓄表示前辈不要太嚣张,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叶秋对这态度倒是并无所谓,虽然经常在群里感叹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尊老,但他对于逗弄那些生气勃勃的小年轻也挺乐在其中。

 

结果现在,他遇上了周泽楷,在面对他的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时居然会很给面子地捧场,太稀奇了,第一次听到时叶秋自己都有些不习惯——毕竟被嘲讽太多次了。他不禁仔细观察了一下小孩面上的神情: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特别真诚,不像是在反讽。

 

叶秋这才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后辈的赞美,继续下一个话题。

 

“还留下来加训吗?”他点燃一支烟夹在手里,袅袅的烟雾在指尖弥漫开来。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本来是想留下来的,然而家里不久前来了通电话,话里话外都在变着法儿地催着他回去。父母没太反对他走职业游戏选手这条路,但到底是自家宠着长大没吃过苦的独生子,眼瞅着他在同龄人还埋头学业的时候就要踏上社会实在不放心,总想尽可能地安在眼皮子底下。周泽楷感激他们尊重自己的职业选择,于是在这种小事上也不愿拂了父母的意,反正对他来说,回家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打游戏罢了。

 

“那就是回家咯?东西理好了?”

   

周泽楷又点点头。就在本市,没啥要打包的大件,他一会儿去略略收拾一下,晚上就能走人了。

 

叶秋也就随口关怀了一句,眼睛又转向了电脑屏幕,那根烟已经烧了一小截烟灰,换作普通人早就弹掉了,但被夹在叶秋的手里时却不动如山,稳得很。周泽楷默默把藏在显示器后的烟灰缸拿出来,推到对方面前。

 

训练室规定不准吸烟,虽然叶秋作为队长耍个把特权也无可厚非,然而大部分队员年纪都比叶秋大,在荣耀里被压着打,但荣耀以外生活上的事儿还是能说教上几句的,抽烟终归不是好习惯,烟灰缸这玩意儿要是被看见了准保不住。

 

可叶秋烟瘾大,游戏时不能来几根就太难受了,没精神。上次跟周泽楷对练前,他试探地问了问小新人能不能让自己过把瘾。起初周泽楷迟疑的那几秒让他以为对方心里其实挺介意的却不好意思说,正准备起身去走廊,没成想最后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叶秋老怀大慰之后还得寸进尺,把这个根正苗红的好孩子直接拐带成了共犯:他开始把烟灰缸藏在小周那儿,反正队里那一帮子老油条查天找地也绝想不到要去搜这个老实孩子的地盘。

 

这也让本就看着很顺眼的周泽楷在叶秋心里的好感度再次翻倍,直奔无限大去了。

 

周泽楷递过了烟灰缸,看着叶秋八风不动地窝在椅子里仿佛要直到天荒地老的架势,不由地多关心了一句:“前辈……什么时候走?”

 

叶秋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终于把燃尽的烟灰弹进缸里,偏头笑了笑:“我就不折腾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会一直留在俱乐部里。周泽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微微皱眉:听口音叶秋不像是S市或周边地区的人,赛季中选手为了应付比赛和训练都忙碌得很,不可能抽空跑很远,若是夏休期也不回去,难道叶秋只在每年过年时才回家团聚吗?

 

家住本地又尚且年轻的周泽楷从未经历、也无从想象与家人分别如此之久的情况。更何况叶秋回答的口吻十分随意,仿佛久不归家于他而言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这让周泽楷受到了一种模糊却又强烈的触动:是为了荣耀?抑或是有其他的原因?他难得起了好奇心,但立刻就压下了询问的念头:这毕竟属于别人的隐私,周泽楷也不是那种有了疑惑就非要追根究底的性子,见对方注意力又重新集中回电脑上,颇有些“到此为止”的意思,便不再提,默默看他跑到了一个60级的小副本门口。

 

“小周要来吗?”叶秋问道。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手边只有“一枪穿云”这张账号卡,上线势必引发轰动,还是不凑热闹了,反正像这种5人副本,职业选手就算单刷也毫无压力。他看着一身蓝装的战斗法师一路虐着小怪,很快就对上了端着两把手枪的最终BOSS。

 

本以为这一场也能很快结束,孰料世事凑巧,叶秋跟BOSS正打得起劲,刚放出个大招,突然画面一闪,一个qq对话框跳了出来,那窗口使劲震动着,上面一排黑体加粗放到了最大号的文字,仿佛可以透过它看到对面之人声嘶力竭的血泪呐喊:

 

你又不回家?!

 

尽管周泽楷出于礼貌迅速扭过了头,但统共就五个字,对方还特意设置成了最显眼的字体,随便一瞥就能全落入眼底。

 

叶秋显然也被惊到了,“靠”了一声,难得一见的有些手忙脚乱,关了对话窗口又去抢救正被BOSS痛殴的游戏角色,幸好BOSS还没进入暴走模式,几番操作之后局面稳定下来,最终成功通关。

 

松了一口气的叶秋没咋细看就直接拾取了掉落,然后若有所思地点起一根烟,重新打开了qq窗口,全程都异常平静,除了被意外干扰那会儿的短暂慌乱外,没啥明显的情绪起伏。反倒是围观的周泽楷,自觉戳破了队长的什么秘密,对话框里那简单的一句话在脑子里挥之不去,背后似乎很有一段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故事。他心里头有些尴尬,还有些说不清的难受,见叶秋的注意力仍在电脑上,便打算静悄悄离开,给对方留些私人空间。

 

“小周啊,”谁料叶秋突然出声叫住了他,那语气还格外郑重其事,吓得周泽楷登时一个立正,就像个趁老师没注意想偷溜出教室结果被逮个正着的小学生似的。他局促地转过头,却见叶秋已经关掉了对话窗口,在竞技场新建了一个房间,边等着入网的倒霉蛋边殷殷切切地叮嘱:“玩荣耀的时候记得qq要隐身登录哈!”

 

“不过这个干扰手段挺不错的,有机会可以试试。”

 

周泽楷沉默:原来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吗……

 

===

 

右下角的qq消息提示闪个不停,叶秋无视了几次,在打完最后一场竞技场后终于点开,数十条未读消息一股脑儿弹出来,他索性全部无视,直接回消息道:“吵啥呢?”

 

“靠你终于回复了!我记得你们那儿应该放假了吧?为啥不回来?”

 

“来了个新人,带着呢。”其实周泽楷已经回去了,不过叶秋懒得想新理由,就这么敷衍道。

 

“那今年过年呢?”

 

“我说你想得也太远了吧?”叶秋无语:这还夏天呢。

 

“谁让你总是事到临头了就编出理由不回来?!”光看回复的文字都能想象对面愤怒地拍着键盘的样子,“这次早点给个准话!”

 

“那过年也不回。”

 

“靠!信不信我直接过来把你绑回去?”

 

“信一半吧。”

 

“啥叫信一半?”

 

“我信你会过来,但你带不走我,所以别白费力了,忙你自个儿的事吧。”

 

对面安静了半晌,久到叶秋觉得这次对话已经结束、又小窗跑去刷副本的时候,一条消息才姗姗来迟地弹出来:“你还会回来吗?”

 

叶秋笑了笑,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击着:“时间到了,自然会回来。”

 

“不过现在是别想了。”

 

===

 

“回来啦!”周母在厨房,一边挥动着锅铲一边问自己刚到家的儿子,“再等等哦,还有一个菜就好了,你先休息一下——老周别看报纸了!帮我端下盘子!”

 

周母的性格跟周泽楷正相反,年轻时活泼开朗,后来对着家里一大一小两个闷葫芦便慢慢转成了喜欢絮叨的性格,整个周家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听到女主人的声音。

 

周泽楷回房间放下包,又去洗了手,出来面对的就是比往日丰富得多的一大桌饭菜,目测三口之家绝对吃不完。大约是为人父母的总会觉得孩子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吃尽了苦头,哪怕明知俱乐部不会亏待自家选手也忍不住担心。席间周母一刻不停地朝儿子念叨着“累不累?习不习惯?你看你都瘦了好多……”并不断夹菜,看来是要把数周没能当面表达的关心都堆到他碗里,满得冒了尖儿。

 

周泽楷没有丝毫不耐烦,虽然言简意赅却也一点一点回着话:“不累,习惯,大家都很好。”

 

“啊呀你这个性子,怎么跟人交流啊?”可周母闻言不但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愁了,“这说一句让人猜三句的,队里的人会不会有意见啊?”

 

“打游戏么,技术好就行了。”向来寡言的周父在此时插了一句。

 

周母瞪了他一眼:“瞎说!我看过论坛上的比赛分析,打游戏也是要交流的好吗?再说了,要是不跟人搞好关系,让泽楷坐冷板凳怎么办呀?”自从知道儿子的职业选择,周母已经摸索着注册了好几个游戏论坛,每天闲下来就在那儿看帖子,如今对荣耀这款游戏倒也能说道个一二三来。不过论坛里鱼龙混杂粉黑无数,加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路人,一点子小问题都会被揪出来放大再放大,这些日子光是“轮回过河拆桥纵容新人逼退老功臣”之类的黑贴周母已见到好几次,忧虑得头发都白了几根。

 

周泽楷没料到母亲想得那么深远,他刚扒了口饭,细嚼慢咽着回想了这两周跟队友的相处,至少从表面看来还挺和睦的。他是话少,但有问必答,又没存心不理会人,想来应该没问题。

 

至于冷板凳……过去周泽楷确实也担心过,但那是在办公室遇到叶秋之前。他至今记得那场攸关自己职业生涯未来的商讨,顶着前辈的期望、副队的不快和经理的犹疑,在自己最忐忑最惶惑的时候,听到的那句“既然喜欢,就好好打。”

 

说不清叶秋讲这句话时是想表达亲切的鼓励还是严格的要求,或二者兼而有之。但后来的周泽楷一直觉得,这句话本身就是叶秋的作风。他不止一次看到后者认认真真地刷低级副本,或是在竞技场跟普通玩家PK。用职业选手的水平干这种事,一般来想定是很无聊,但叶秋就这么津津有味地玩着。这是他对荣耀最简单、最直白、也最赤诚的爱,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所改变。

 

所以对母亲关于坐冷板凳的忧虑——

 

“好好打,就不会。”周泽楷回答。

TBC

====

小彩蛋:嗯,叶修刷的副本是在帮小周搞银武材料(*ˉ︶ˉ*)

给基友看了更新,她表示前面剧情基本都忘了

我:没关系,这文到现在的剧情就是没有剧情_(:з」∠)_

最后,嗯……求个评论≥﹏≤?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