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混更No.1——Harry in wonderland(上)

去年猫爪BHF的参赛文ww

看名字就知道是啥梗了_(:з」∠)_

OOC警告!


=========


(一)

 

Harry在花圃中除草,夏天的阳光晒得他汗流浃背。这不是他第一次干这活儿了,Dursley家从不乐意看到他有一秒钟的清闲,而他们也同样不会对他的劳动成果感到满意。

他不是这户人家的亲儿子,用Vernon Dursley的话来说:“我们只是不得不收养你这个废物!”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Dudley,那个比他大一岁的男孩能坐在空调房间里舔着一盒又一盒的冰淇淋看电视,而他却只能处在这种境地。

 

不过Harry并不抱怨,事实上,如果要他变成Dudley那种像幼年鲸鱼一般的体型,他宁愿在花圃里干上一整年——况且这并没有那么无趣。

 

比如现在,当他割开一丛已经太过旺盛的杂草时,里面蹦出了一大团雪白的东西,吓了他一跳。他没有大叫——Vernon讨厌他事事大惊小怪——但他后退时撞翻了好几个桶,碰撞声足以引得姨妈拉长马脸叉着腰出来训话:“你以为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姨妈,刚刚有只松鼠跳了出来。”其实Harry并没有看清楚,不过总得有个理由解释。

 

“这里不可能有松鼠!别为自己的笨手笨脚找借口!我们养你……” Petunia姨妈的呵斥被她跟出来的胖儿子打断了:“松鼠?”他眯起了猪一样小的眼睛,“我想看看,你去把它抓来。”

 

姨妈当然顺从自己儿子的心意。于是Harry只得放下除草机,去寻找那团不知道溜到哪儿去的鬼知道什么玩意儿。

 

幸运的是,他远远看到那团东西正扑棱棱地往居住区外人们不常去的密林飞去。这让他立刻意识到那东西绝不是松鼠(而且也没有白色的松鼠),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放弃追赶、转而去寻找一只真正的松鼠。不过不知怎么,“跟上去”成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念头,而且不让Dudley如愿是他最乐意做的事儿之一。

 

Harry撒开脚步,常年被Dudley追打的经历终于有了些好处——他很快就追上了那团不明生物,并且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一只猫头鹰(他在自然科学的课本上看到过图片,不过当然,这里怎么会有猫头鹰并不是Harry会考虑的问题)。

 

过了很久,猫头鹰才终于停了下来,站在一棵高高的树上梳理羽毛。Harry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深入密林当中。Petunia姨妈一直谆谆告诫Dudley要远离这里,不过Harry就被她忽视了。

 

“嗨,你好。”他友好地抬头对那只猫头鹰打招呼,“我想你是一只猫头鹰对吗?”

 

虽然见过图片,但Harry觉得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那只猫头鹰似乎歪头看了看他,点点头。

 

“哇,酷!”Harry兴奋起来,“我从没见过真正的猫头鹰,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那鸟儿扇了扇翅膀,发出“咕咕”的声音。Harry认为那是同意的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他继续问道,向上伸出手。一开始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不过当几秒后那美丽的白色生灵降落到他手臂上时,Harry快乐地笑起来,“好吧,看来我得给你取一个。朋友间总是互相称呼名字的。”他有些羡慕地说。拜Dudley所赐,Harry没有一个朋友。

 

“Hedwig怎么样?”他问,那是他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名字,很好听而且不常见。猫头鹰亲热地咬了咬Harry的耳朵,看起来十分满意。

 

“那么好吧,Hedwig,你怎么会在这里?”Harry为自己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而高兴,因此当Hedwig从他手臂上飞开时有那么点失落。不过猫头鹰并没有离开太远,而是像在领路似的慢悠悠地滑翔。Harry毫不犹豫地跟上她。

 

“你想带我去哪儿吗,小公主?”Harry拨开一根弹到面前的树枝,Hedwig轻柔地叫着,落在前面的一个矮树墩上。见状Harry立刻加快了脚步,“我得说这里的环境可真……哦!!”

 

他踩到了一个被枯枝落叶覆盖的大坑,整个人直直地往下掉去。

 

 

(二)

 

起初Harry以为只不过是一个用来捕捉可怜的动物的陷阱(并且决定要打电话通知动物保护组织),但是在下坠了近一分钟后,他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洞。

 

他掉啊、掉啊,甚至在眼睛已经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还没有掉到底。前十分钟他有些害怕,因为他曾被Dudley追得从二楼摔下来,那无疑是非常痛的,而这个洞看起来要比从二楼到一楼深得多。

 

十分钟后,他开始感到无聊了。好吧,他只是一个九岁的小男孩(我说过他的年龄了吗?),对于一个已经在看不见底的洞里掉了十分多钟的男孩来说,感到无聊并不奇怪。

 

“我大概要掉到地球的另一头去了。”Harry想,不过他又记起,地理老师说过在地球的中心还有一个叫“地核”的地方,如果要掉到地球另一半的话一定会穿过“地核”,而那里的温度有几千度。Harry忘记具体数字了,不过在30多度的天气就已经热得不行的情况下,Harry认为自己不可能受得了那种高温。

 

“可是那又怎么办呢?”他对自己说,“我又不可能像Hedwig那样飞上去。”一想到Hedwig,Harry又难过起来:他就这么扔下刚交到的朋友、掉进这么深的洞里。

 

“不知道Hedwig会不会在原地等我出来道歉。”他想,“毕竟不打招呼就离开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

 

掉啊、掉啊,无聊的Harry开始东张西望地打量着。原本以为自己什么都看不清的,但是他发现只要用力看,就能看到四周并非空无一物,但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也许我可以拿过来看看。”Harry自言自语,随便伸手一捞,真的叫他拿到了一样。他拿到眼前,发觉那是一本很厚很厚的书。

 

如果是厌恶读书的Dudley,大概在下一秒就把它扔掉了。不过读书向来是Harry喜欢的消遣之一。他翻开第一页,上面写满了细长的漂亮的花体字,Harry费了一番功夫才辨认出每个字母。

 

“Wingardium Leviosa!”他大声念到,感到奇怪,这不是他所能理解的任何单词。念完后下降的速度似乎慢了一些,但说不准,Harry根本不知道自己原来降落的速度有多快。

 

他跳了好几页,又挑了一行念到:“Expelliarmus!”

这个单词发音很奇怪,Harry拼了好几遍才觉得自己念准了,可是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他有些失望,继续往后翻去。书中尽是他从未见过的词组,有些扭扭曲曲地挤在一块儿,有些又写得特别大。Harry好奇地换了几个单词颠来倒去地读,有些毫无反应,有些则产生了有趣的效果:比如刚念完某个单词,Harry发现自己整个儿头朝下继续下坠,而另一个单词帮助他调了回来。

 

没过多久Harry又感到无聊了,虽然他喜欢看书,不过这本书里连一幅图片都没有,即使有些拥有意外效果的单词,不过Harry认为再看下去自己就要睡着了。所以他把书扔回了空中(这并非不礼貌的举动,因为一直在往下掉的他没办法把书放回原位了)。

 

“我到底要掉到什么时候呢?”Harry思考着,这时他瞥见底下有什么在闪光,他眯起眼,惊讶地看到那是一把亮闪闪的宝剑,方才的闪光是镶在上面的红宝石。

 

“这太酷了!”Harry想,“但也很危险,要是我没看到它的话,说不定就会被它割伤。也许我该把它拿开,这样要是还有其他人不小心掉下来的话,就不用担心被剑割到了。”

 

于是他伸手去握剑柄。可惜下落的速度太快了,Harry没来得及抓到剑柄,反而抓住了一根细细的东西。凑近了看,他发现这是一根十多英寸的细长木棍。

 

Harry有些遗憾,不过他还是端详起眼前雕着花的木棍。

 

“如果有人曾经掉到过这么深的地方却不带点纪念品的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Harry暗忖,“书、或是宝剑、或是其它什么东西对主人(如果有的话)也许还有用,不过如果我带走这么一根棍子大概没问题。虽然它跟我见过的其它木棍不太一样。”

 

于是Harry把它插进了口袋。这时,“砰”的一声,他掉到底了。

 

 

(三)

 

Harry是屁股着地摔到地上了,不过一点儿也不疼。他站起来,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十分宽敞明亮的大房间里,墙上的吊灯是水晶做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像是给国王用餐的长桌,上面铺着洁白的绣花桌布。不过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是,桌上只摆着两个普普通通的玻璃杯。

 

Harry绕着房间走了一圈,沮丧地发现房间并没有出口。

 

“唉,难道我就被困在这里了吗?”Harry自问道。除了Hedwig,他没有其他朋友,而Dursley 家除了让他干活外就尽情地无视他,这让他养成了自问自答的习惯。

 

“但是这里既然有桌子有饮料,那一定是有人放在这儿的。而我没有看到其他人,那么那个人一定是通过某种方式离开了。也许我可以像他一样离开,只要找到某种方法。”

 

Harry因为自己得出的聪明结论而振奋起来,模仿着书中的侦探,一会儿敲敲墙壁、一会儿摸摸地板。不过即使累得满头大汗,他也没找到离开的方法。

 

“我饿死啦!”Harry抱怨道,“我猜现在一定已经两点钟了,而我却还没有吃午饭。”

 

他把目光移到桌上,两杯饮料一直摆在那儿。

 

“如果我喝一点儿的话,希望主人不会生气。我可又饿又渴呀!”

 

桌子很高很大,Harry不得不踮起脚趴在桌面上才够得着杯子。这让他更沮丧了——尽管长得比同龄人瘦小并不是他的错。

 

Harry选择了那杯橙色的(还有一杯是紫色的,Harry无法确定那是什么),发现杯子下被压了一张很小很小的纸片儿,出于好奇,Harry拿过来读到:

 

    经历了长途跋涉的朋友,

    请接受我们的问候。

    如果你感到口渴,

    这里有两个选择:

    橙色带你回到原处,

    紫色让你进入我们的国度。

    欢迎抑或再见,

    相逢即是有缘。

 

“我可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Harry研究着纸片儿,像所有发觉了有趣事物的男孩一样立刻忘记了饥饿,“好像主人早知道会有人掉下来似的。”

 

他对着手中的橙色饮料看了很久:“‘橙色带你回到原处’……这是说我喝下它就能回家了吗?不过我一点儿也不期待回去,Dudley肯定把我的午饭一起吃掉了。”

 

Harry放下装着橙色饮料的杯子,拿过盛着紫色的那杯:“‘紫色让你进入我们的国度’,这可真有意思,难道我已经离开英国了?”

 

Harry犹豫了一下,他从没见过这种颜色的饮料。不过远离Dursley家实在太具诱惑力了,他最终仰头喝下了紫色的液体:味道仿佛是巧克力、玫瑰和芒果冰淇淋的混合体。

 

还没等Harry对这奇异的口味发表意见,他的背后“轰”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绿色火焰,吓得他差点从桌上摔下去。

 

“这是什么?”Harry大声问道,没有人回答他。令人惊讶的是,这么一大团火焰在眼前燃烧,Harry却没有任何灼热的感觉。

 

“今天的每件事都那么奇怪。”Harry心想,“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认为自己疯了,不过现在,我想我会试试把手伸过去——因为这一点儿也不像炉子里的火那么烫。”

 

Harry小心翼翼地把手探过去,碧绿的火舌缠上了他的手臂,不过仍旧没有一点点疼痛的感觉。

 

“来吧!”Harry鼓励自己,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跳到火堆里还不受伤的。”

 

于是他闭上眼,整个人跳进了绿色的火焰当中。火苗把他吞没了。

 

 

(四)

 

Harry睁开眼,半是高兴半是失落地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房间,不过他所在的地方仍然是一片丛林,尽管脚下有好几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外延伸,不过Harry完全不知道该选择哪条。

 

“要是我能找到一个人问路就好了。”Harry撅起嘴,“难道那个用奇怪饮料招待我来的人不能考虑得再周到些吗?”

 

最后Harry用了一个老土的笨办法:他抽出那根被他塞在裤袋里的木棍,把它平放在地上。

 

“靠你来为我指路了。”Harry捏着木棍的手指一旋,木棍绕起圈来。等它渐渐慢下来并逐渐停稳时,尖端朝着最左的那条路。Harry把木棍收好,决定按照它的指示前进。

 

小木棍没有辜负Harry的期待,五分钟后,他隐隐看到前面有个人影在晃动。

 

Harry高兴极了,连忙跑过去。如果能有人做伴就太好了。

 

“请等一下!”

 

那人闻声果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什么事?”他挑挑眉毛,仰着下巴问道。Harry欢快的脚步瞬间迟疑下来。

 

眼前这人穿着古怪但精致的袍子,这让Harry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身上Dudley的旧衣服。他看上去比Harry大不了几岁,甚至可能一般年纪,但却高了近一个头,所以……

 

“你仰着头看我不累吗?”

 

对面的男孩惊讶地瞪着他,似乎还有点儿被冒犯的气恼。Harry觉得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简直蠢透了。

 

“呃……我是说,那个、你,嗯……”他脸红起来。我们得原谅他不善于表达,前不久Harry才交到第一个朋友,但没多久就被迫离开了。

 

眼前的人双手抱胸,似乎愈来愈不耐烦。

 

Harry觉得自己快哭了,不过身为男孩子却掉眼泪珠儿是一件很让人羞愧的事儿,所以他鼓足勇气开口道:“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叫Harry能和你做朋友吗还有我觉得你长得很好看!”他紧张到连一口气都没喘。

 

最后一句是临时加上的。新出现的男孩有着一头服帖的铂金色头发——Dudley也是金发,不过Harry认为二者完全不可比——还有蓝灰色的眼眸。Harry从没见过这种颜色的眼睛,不过这不妨碍他觉得这组合很完美。

 

眼前的男孩扬了扬眉毛,说话时拖着慢悠悠的长腔,跟Harry听到过的语调都不一样:“多谢,还有,回答是‘不’。”

 

Harry一开始没搞清“不”的意思,待看到男孩转身就走时才明白,对方并不想和他做朋友。

 

Harry沮丧极了。他相信是自己的蠢话惹到了对方。也许仰着下巴看人在这里是一种礼貌的表现?老师说过许多国家都拥有英国人无法理解的奇怪习惯。

 

一旦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Harry总是乐意马上纠正它的。于是他迅速跟上离开的男孩,很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那么说的。我想这一定是你们的习惯。你可以接受我的道歉、然后我们重新做朋友吗?”

 

他学着男孩刚才的姿势扬起下巴。因为是两人中更矮的那个,所以Harry这么做反倒是很适合。

 

男孩瞥了他一眼:“不。”

 

Harry真正难过起来:知道别人讨厌自己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别人再三拒绝自己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是为什么呀?”附近只有这一个男孩,Harry还不想放弃,“我已经道过歉了!”

 

男孩终于停下脚步,双手交叉在胸前。Harry被他脸上愠怒的表情吓着了,手指不安地搅动起来。

 

“Well,我想我已经很清楚明白地拒绝你了。不仅仅因为你的愚蠢、粗鲁和冒失,更因为你是一个Muggle。像我这样的贵族是不应该和Muggle交谈的。”

 

Harry不知道他口中的“Muggle”是什么意思,但从男孩的神情来看,那一定不是个好词,就像“笨蛋”、“废物”、“胆小鬼”一样。Harry已经习惯Dursley一家这么称呼自己,但他不希望新认识的男孩也这样。

 

“也许我刚才像个‘Muggle’,但我会改正的!”Harry信誓旦旦地保证。

 

不过对方哼了一声表示了怀疑:“‘Muggle’都是天生的,你不可能纠正它。”他在“不可能”三个字上加上了重音,一边盛气凌人地睨着Harry。

 

这太过分了!为什么他就认定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Muggle”呢?即便是最讨厌他的Vernon姨夫,在一顿凶狠的训斥之后也会让他去重新改正。可眼前这个人却连一个机会都不给自己。

 

Harry实在太伤心了。眼看金发男孩就要走了,Harry想不出办法让他留下来。

 

“啪嗒”一声。Harry眨眨眼,然后更多的“啪嗒”、“啪嗒”声响了起来。

 

“是我在哭吗?”Harry抽噎着想道,“但我不应该哭的。”

可是他一点儿都停不下来。眼泪越来越多地从Harry碧绿的眼睛里滚出来落到地上,很快就聚集起一个个小水坑。

 

这下轮到那个金发男孩被吓到了。

 

“讨厌的Muggle,别哭了!”他凶巴巴地冲Harry喊道。不过显而易见,这让Harry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金发男孩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看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我不是‘Muggle’……”Harry小声分辩道。

 

金发男孩似乎还想反驳,不过看到那一个个小水坑,他决定最好顺从Harry的意思:“好吧,你不是……”

 

Harry抬起雾蒙蒙的眼睛,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男孩迟疑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模仿母亲的动作摸摸Harry的头。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了吗?”从某方面而言,Harry是个执着的小孩。

 

“……随你。”

 

“我叫Harry,HarryPotter。你呢?”

 

“Draco Malfoy。”

 

“那我可以叫你Draco吗?”

 

在Draco还没回答之前,Harry就抬起下巴,笑嘻嘻地叫了他好几遍。

 

 

(五)

 

Draco是个神奇的男孩,跟Harry以前认识的都不一样。他嘴里总是蹦出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单词,Harry大部分都听不懂。

 

“所以我之前喝的是‘魔药’?”Harry赞叹道,“它可比医院里的药水好喝多了。”

 

“我想那原本一定是给纯血统的孩子准备的。普通的魔药味道也够呛。”

 

“什么是‘纯血统’?”Harry眼巴巴地问。他的新朋友似乎经常把这个挂在嘴边。

 

Draco又抬起了他的下巴。“纯血统,”他用一种洋洋自得的语气宣布,“就是身上流淌着最古老高贵的血脉、并且不容许其被玷污的人们。”

 

Harry崇拜地望着他:他所认识的同龄人中还没人能如此流利地讲出句式和用词都如此复杂的话来呢。

 

“什么是‘粘污’?”他又问,觉得这个词听上去很厉害。

 

Draco似乎被噎了一下,这句话实际上是他的父亲要求他硬背下来的,Draco对此的理解并不比Harry深多少。不过他很快就想出一个解释:“‘玷污’,就像是与Muggle交往之类的行为。”

 

“‘Muggle’是很让人讨厌的人吗?”Harry追问,一想到自己曾经表现得像个“Muggle”、并差点失去一个朋友就让Harry非常难过。

 

“当然,Muggle都是些愚蠢、固执又无能的家伙……”Draco越说越小声,他回头看了眼Harry,后者无自觉地笑着。

 

“我希望我不再像个‘Muggle’了。”Harry轻松地说。

 

Draco一下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Harry“咚”地撞在他胸口上。

 

“你不能再跟我走了。”Draco露出很严肃的表情,尽管Harry为一个同龄人试着像姨妈那样皱眉而想发笑,对方话里的内容让他张大了嘴。

 

“你……又要赶我走?”Harry眨眨眼,努力想着理由,“因为我太笨了吗?”他怯怯地问。自己一路上问了太多的问题,也许Draco不耐烦了。

 

“不是因为这个。你跟我走在一起是很危险的。”Draco指出。

 

“你遇到麻烦了吗?”Harry急切地问道,“没关系,我也经常遇到麻烦,我可以帮你一起解决。”

 

“我没有遇到麻烦。实际上,有麻烦的人是你。” 

 

Harry迷惑地看着他:“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呀!” Vernon姨夫通常只有在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以后才对他大吼“小子你有麻烦了!”

 

Draco看起来心烦意乱:“Well,你的确什么都没做……好吧,还是因为你是一个Muggle——别那么看我!呃,我承认不是所有的Muggle都让人讨厌——但如果跟着我的话你还是会有麻烦。”

 

Harry咬着嘴唇,看起来又快哭了。不过这回Draco扭过了头。

 

“他们不让你和我在一起吗?”Harry轻声说,想到了学校里Dudley和他的跟班挥着拳头不许其他人跟Harry说话。

 

Draco点点头。

 

Harry伤心地叹了口气:“我没办法了,虽然我说我不是一个Muggle……”

 

“不,你是。”Draco反驳道,“Muggle是天生的……不过我想,我不讨厌你。”

 

Harry听到前半句时丧气地垂下了头,但后半句让他又高兴起来:“你不讨厌我?”

 

“你跟我想的Muggle并不一样——你很……呃,可爱。“Draco嘟囔着,脸红起来。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Harry期待地问。

 

Draco继续点头。想了想,他解下长袍领口的一粒扣子:“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一份来自Malfoy的礼物的。”他郑重地声明。

 

Harry受宠若惊地接过来。不过立刻他就开始苦恼,自己应该回赠什么。

 

“我没有好东西可以送给你……”他嗫喏道,扯了扯身上破旧的衣服。某个瞬间他想到了那根小木棍,但是Harry马上就压下这个念头:用一根木棍跟别人交换太不礼貌了,Draco会以为自己在路上随便捡了根就递给他。

 

他努力思索着,然后一个念头击中了他。

 

“唔,你不用送什么……”Draco的话被Harry兴奋地打断了:

 

“我可以送你一个‘吻’!”他开心地说,“我在书里看到,朋友们分开前都会相互吻一下的。”

 

Draco呆呆地看着他。

 

Harry踮起脚尖,在金发男孩的脸颊上轻触了一下,随即害羞地笑起来:“我是第一次吻别人。”他承认,“希望你别介意。”

 

Draco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迅速红了起来。Harry不安地抬头看着他。

 

“我……不介意。”他咕哝道,“那么……再见。”

 

说完,没等Harry回答,他就凭空消失了。

 

 

(六)

 

Harry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

 

“我想Draco并没有讨厌我。”他安慰自己,“至少他向我告别了。那是一个朋友离开前应该做的。要是我也能向Hedwig道别就好了。”

 

Harry低落了几秒钟,下定决心在见到那只猫头鹰时要好好道歉。

 

“现在,我又只能一个人走了。”Harry自言自语,“Draco是怎么做到突然消失的?我只在电视里见到过,那些人怎么称呼这来着?‘魔术师’?他们通常会从一个柜子里消失、再从另一个地方跳出来——要是我能知道Draco会出现在哪里就好了。”

 

他为自己发现了新朋友的身份而窃喜。虽然姨夫对于这种表演都嗤之以鼻,管他们叫“不务正业的鬼把戏”,但Harry认为那非常有趣、并且惊人。

 

“想想吧,如果我在被Dudley追打的时候突然消失……”Harry的自言自语逐渐慢了下来,他记起的确有那么几次,当自己被表兄追赶着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屋顶上。

 

“说不定我也能像他一样!”Harry一下子跳起来,兴高采烈,“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办到的……唔,如果我很用力地想的话……”

 

他闭上眼开始努力地想,不过根本没用,当Harry睁开眼时他仍站在原地。

 

“唉,要是Draco教过我就好了。”Harry叹了口气,“他做的比我好多了。”

 

这时,传来了很响的“咕噜”了一声。吓了Harry一跳。

 

“什么声音?”他四处张望。周围只有密密的树木。然后,又是“咕噜”一声,Harry这才意识到是他的肚子在叫。

 

“说真的,我猜我已经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啦!”Harry揉了揉自己的胃。不过对于挨饿这件事他倒不太在意:Dursley家经常用不给他饭吃作为惩罚手段。

 

“要是我面前能有一张堆满了食物的桌子就好了,这条路离走到头还很远呢。”Harry嘀咕,“不用像之前那张桌子,那么漂亮却只有两杯饮料——我只要一张破破的大方桌,上面都是烤牛肉、南瓜饼、甜玉米棒、煮豌豆和烤马铃薯,要是能再有一盒约克郡布丁就太棒了。”

 

Harry想得太入神了,好像面前真的有那么一张桌子,上面布满了他爱吃的东西——不可否认,Dursley家没饿死他,但也没怎么让他吃饱过。

 

Harry聚精会神地闭上眼想着,一边朝前走去。

 

“我一定出现了幻觉。”Harry喃喃道,“但我的确闻到了一股香味。这让我更饿了。”

 

他睁开眼,更仔细地在空气中嗅了嗅:“我敢肯定我没错,这附近……”

 

Harry吃惊地咽下了原本要说的话,瞪大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在那个荒无人烟的林中小道上了,而是站在一座古怪的石头房子面前。这房子歪歪斜斜地堆了好几层高,看上去似乎下一秒就会被风吹倒。

而他闻到的香味,就是从这屋子里飘出来的。

 

“太不可思议了!”Harry惊呼,“这可不是我刚刚在的地方!我一定是从树林里消失了——就像Draco一样——然后出现在这里。我是怎么做到的?Draco是不是也在这儿呢?”

 

他四下张望,没有看到人。能见范围内只有这座石屋孤零零地矗在那儿。

 

“我要不要进去呢?”Harry犹豫了,“不打招呼就去拜访别人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我不想再被当做‘Muggle’了。”

 

但第三次响起的“咕噜”声还是催促他迈开了脚步。Harry在那扇摇摇晃晃的木门上敲了敲。

 

下一个瞬间,一位胖胖的妇人出现在门口,她吃惊地看着在门口徘徊的小男孩:“哦Merlin!谁把这个可爱的男孩丢到了这里?”

 

Harry没来得及回答,第四声“咕噜”就让他尴尬得满脸通红。

 

妇人慈爱地看着他:“啧啧,亲爱的你还饿着吧?那个把你带到这儿的人太不负责了!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进来吃点东西,饿肚子可对小孩的成长没好处。”

 

Harry还没说一句话就被这个热情的红发妇人推进了房子。他环顾四周,惊讶地看到房间当中摆着一张旧旧的大木桌,后者堆满了Harry几分钟前还只在大脑里想象的热腾腾的食物,看上去正因不堪重负而哼哼唧唧。桌子周围已经围坐着十来个红发的人——Draco自然不在其中——Harry怀疑自己是否还挤得进去。

 

“你可以坐在Ron旁边,你们看上去差不多大。”妇人把他塞进一个红发男孩儿和一个略微秃顶的中年男人当中,“放开肚皮吃吧,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叫我再添。我叫Molly。”她朝Harry亲切地笑笑,随即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厨房。

 

“呃……”Harry从没受到过如此热情的对待,这让他很不好意思。他扫了眼桌面,发现每个人都在朝自己微笑。

 

“你是从哪儿过来的?”他身边被叫做Ron的男孩抓了两块南瓜饼,把其中一个放在Harry盘子里,“这儿通常可没啥人会过来。”

 

“我也不清楚。”Harry诚实地道,“只记得一开始是在一片树林里。很密的树林……”

 

他话没说完就被坐在对面的人打断了:“哦哦哦哦树林!”

 

Harry望过去,那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红发男孩儿,对他齐齐露出八颗牙的笑。

 

“就我们所知……”

“这里唯一的树林……”

“就只有那一片……”

“极其危险的……”

“绝对不能进入的……”

 

“禁林!”他们戏剧性地一唱一和地说完,便捂着胸口向后倒去。

 

“别理他们。”Harry身旁的秃顶男人温和地对他说,“不过你真的是从禁林来的吗?那里面非常危险,尤其是现在You-Know……咳,你的监护人怎么会把你带进去?”

 

Harry摇摇头:“我不知道,先生。我就是……喝了点什么,然后就出现在那儿了。”

 

“你有见到人马吗?或是独角兽?据说它们只生活在禁林里。”Ron急切地插进来询问。

 

Harry好奇地放下咬了一半的南瓜饼:“人马?独角兽?” 

 

“就是魔法生物啊!它们挺少见的,Percy坚持它们已经绝种了,不过也许你……”Ron在看到Harry再次摇头后失望地耸了耸肩,“好吧——要来些牛肉吗?”


评论(3)
热度(22)

2014-09-15

22  

标签

德哈Dr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