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混更No.1——Harry in wonderland(中)

去年猫爪BHF的参赛文ww

看名字就知道是啥梗了_(:з」∠)_

OOC警告!


=========

 

(七)

 

Harry很愉快地享受了这顿迟来的午餐。Molly在最后端上了一大盘奶油小甜饼作为甜点,可是Ron在他准备伸手去够的那一刻抓住了他。

 

“等等。”他略带紧张地说,“看他们。”

 

Harry抬头,只见对面那对红发双胞胎脸上又露出了一模一样的坏笑——Harry对此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离他较远的那个红发戴眼镜的少年,就是被Ron叫做Percy的,正毫无警惕心地抓起一块小饼干扔进嘴里。

 

然后他就在Harry惊恐的目光中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金丝雀。后者的嘴巴张成了O型。

 

“啊哈!”

“Percy……”

“再一次落入了……”

“Weasley双胞胎的……”

 

“伟大发明!”

 

双胞胎挤眉弄眼地击掌庆贺,而那只巨大的金丝雀则愤怒地扑扇着翅膀。

 

Molly疾步走来,给了双胞胎一人一下:“我!说!过!不!准!对!食!物!动!手!”

 

Harry新奇地看着这一切,直到Molly勒令双胞胎把解药拿出来才转身离开后,他抑制不住地问:“这是怎么办到的?”

 

那两人挑了挑眉。

 

“哦问得好!”

“新来的伙计!”

“这需要一个聪明的大脑……”

“以及不断的试验……”

 

“噗”的一声,Percy在一阵浓烟后几乎变了回来。之所以说几乎,是由于他的头发仍旧是金丝雀的羽毛。Ron乐不可支地看着他的兄长。

 

Harry着迷般地看着,然后猛地扭头问双胞胎:“我能试试吗?”

 

那两人惊讶地互看了一眼,而Ron在一旁怪叫:“你疯了!”

 

Harry咧开了嘴。既然他能通过一个大洞从英国掉到另一个国家、跳进一堆绿色的火焰、从森林消失然后重新出现,为什么不试试把自己变成一只金丝雀呢?他早想试试飞到天上去的感觉了。

 

“好家伙!”

“你是叫Harry吧?”

“而我是Fred,”

“我是George,”

 

“我们会记住你的英勇献身!”

 

Harry在双胞胎热切的目光中满怀兴趣地咬了口饼干,并觉得它与看上去一样美味。

 

可是片刻后,他就觉得浑身有种古怪的瘙痒,这种痒痒的感觉持续了几秒钟,接着Harry就感到自己的视线正在快速降低,并隐约听到双胞胎那儿传来惊呼:“哦不——”“这跟预料的不一样!”

 

发生了什么?Harry想开口问一句,但发出的却是一声软软的“喵~~”

 

嗯?这可不是我要说的话。Harry又试了试,这次发出的是一声更长的“喵——”

 

看来我变成了一只猫?Harry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蹲在原先坐着的椅子上,Ron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而听到动静赶回来的Molly正冲着双胞胎大吼大叫。

 

Harry有些内疚,毕竟饼干是他自己要吃的,他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于是他跳下椅子,跌跌撞撞地走到Molly脚边(要知道,不是任何人在变成一只猫后都能立刻适应四肢行走的),扯了扯她的裙角。

 

Molly马上停了下来,像是怕吓到Harry似的把它从地上轻轻地抱起来,“我真抱歉。”她轻轻地抚摸他,Harry为这自己从未享受过的母亲般的拥抱而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就把他炸醒了,“这对小崽子说这个饼干的效果与他们的预计不符,而且他们忘了自己没有多余的解药。”

 

Harry消化了好一会儿妇人说的话。难道我要永远当一只猫了吗?他悲伤地想。

 

——也没什么不好的呀!至少Dursley家不能再让你干活了。

 

——但他们也可以把我赶出去了。Petunia姨妈不喜欢小动物的。

 

Harry仰起头,双胞胎正一脸愧疚地看着他。

 

“我们可以照顾你。”Molly安慰他说,“况且你原本的监护人如此不负责,在如此危险的时刻把你抛下——你可以住在我们家,如果能幸运地遇上Dumbledore教授就可以请他把你变回来了。”

 

“咪喵?”其实Harry想表达的是“Dumbledore是谁?”不过显然在场的没有人听得懂猫咪的语言。

 

“等等妈妈!”Ron突然叫起来,“如果Harry变成了一只猫还要养在我们家,那Scabbers怎么办?”

 

“Scabbers又是谁?”这个问题在下一秒就得到了答案:Ron高举的手中拎着一只脱了毛的大老鼠。

 

我们得说,Harry本质上还是一个发育不良的九岁小男孩,但当一个人变身成了一只猫以后,总会染上点猫的习性。比如现在,Harry原本乖乖窝在Molly的怀里,但当他看到那只没精打采的老鼠时,他像任何一只普通的猫一样,弓起背,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低吼,然后从Molly身上一跃而下,直奔Ron而去。

 

“唉呀!”Ron被突然行动的Harry吓到了,手一松,那只大老鼠就摔了下来。所幸Scabbers反应也不慢,在桌脚下窜来窜去,而Harry小猫就跟在它后面乱转。

 

“我出一个西可,Harry能抓住它!”双胞胎之一兴致勃勃地说,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闯下的祸。

 

Harry迅速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体,他对老鼠其实没什么恶感——虽然姨妈总是尖叫着要Harry收拾掉它们,不过当他一个人被关在碗橱里没啥事做的时候,老鼠是个不错的陪伴。

但就是有那么一股劲儿催着Harry要抓住那只灰不溜秋的生物。他灵巧地往前一扑,Scabbers险险地从他爪子间溜了出去,慌不择路地往大门奔去。

 

“哦不……”Ron在身后惨叫。Harry没理他,径直随着那只老鼠跑出了大门。

 

 

(八)

 

Harry蹲在一条河边,毛茸茸的小黑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河水。

 

他旁边坐着一只大黑狗,比Harry见过的所有狗都要大。如果不是被吓得动不了的话,也许他会在第一眼见到这只跟熊差不多体型的黑狗的瞬间就转身而逃了。

 

那只大黑狗在Harry追赶Scabbers的时候跳出来,一爪子就把那可怜的老鼠给拍晕了,然后抬起头来,朝Harry呲了呲牙。不得不说,Harry被惊呆了。

 

看他的爪子,比我的头还大……Harry小猫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只大狗好像感受到了小猫的害怕,因为他竟然开口说话了:“别担心,小家伙,我不会伤害你的。”他的声音意外的非常温和,这让Harry渐渐平静下来。

 

“你把那只……Skabar?就是那只老鼠,怎么了?”他壮着胆子问道,但立刻就明白自己踩到了地雷,因为那只大狗愤怒地嚎叫了一声,差点又让他趴到地上去。

 

“他是个叛徒!我想你不明白,小家伙。他是个非常、非常坏的人,我得把他交给Dumbledore——尽管我更希望直接把它扔进河里。”

 

Harry摇摇头:“我姨妈也讨厌老鼠,”他小心翼翼地说,“但它们并没有那么坏——我是说,它们的确会偷东西吃……”

 

他没能说下去,因为大黑狗喷了喷气,举起一只爪子示意他停下来:“我知道,那些是普通的老鼠,我可没心情去管它们。但这只……”他拎起那被摔晕的灰色生物,“他不一样:他有智慧——虽然只有一勺子那么多——却没用到正途上。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场战争。”

 

大狗瞧了瞧Harry,后者站起来还不到他四肢的一半高:“顺便说一句,我叫Sirius,你叫什么?”

 

“你好Sirius,我叫Harry。”

 

“那么好吧,Harry。我现在要去找Dumbledore教授,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可不是适合在外面闲晃的时候。”

 

Harry有些晕晕的。他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和一只狗对话!

 

也许这是由于我们都是动物的缘故。因为Molly阿姨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Harry思考着:但我原来可不是一只猫呀!我应该是个男孩,而且已经九岁了……但又有谁知道呢?你看,Percy变成了一只金丝雀,我本来也应该变成金丝雀的,但我却变成了一只猫!也许我本来就是一只猫?Petunia姨妈对猫毛过敏,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他们这么讨厌我了。

 

得出这样一个结论,Harry自然是闷闷不乐的。听到Sirius的问题,他可怜兮兮地说道:“对不起,但你知道有谁愿意养一只猫吗?”

 

Sirius似乎被逗乐了,虽然从面上看不出来:“养一只猫?你不会真把自己当成一只猫了吧?”

 

诶?Harry满怀希望地仰起头看着他:这么说,自己果然还是一个叫Harry Potter的男孩喽?

 

“我猜你是一个Animagus,对吧?”

 

“什么是Animagus?”Harry好奇地问

 

“唔……你本来是个人类吧?然后变成了一只猫?这就对了。我可没有办法与普通的动物沟通。”

 

“你本来也是人类吗?”

 

“没错。不过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是变成动物比较方便。”

 

“那你能自己变回来吗?”

 

“当然!”

 

“那你能教教我吗?”

 

Sirius绕着他走了一圈,随即摇头:“不行,这太危险了。如果出了一点差错的话,你可能就再也变不回来了。”

 

Harry失望地垂下头。不过Sirius给了他一个建议:“我可以带你去找Dumbledore教授,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一定能够把你变回来的。”

 

Harry歪头想了想,似乎Molly阿姨也提到过这个人能够帮上忙。

 

“那么好吧。”他点点头,然后在Sirius的示意下爬到了后者的背上。

 

“坐稳了!” Sirius回过头来确认道,“不过小心别把我的毛揪下来——那挺痛的。”

 

 

(九)

 

Harry有趣地打量着面前的老人,老人也对他眨着眼睛。

 

“那我就把Harry交给你了,Dumbledore教授。” Sirius,在Harry惊诧的视线下摇身一变成了个……嗯,很帅气的男人,就跟广告里的大明星一样。Harry崇拜地看看他离开房间,又看看坐在对面的老头——他穿了一身蓝色的袍子,上面的星星会真的闪动,而且一大把白胡子上扎着五颜六色的蝴蝶结。

 

“喵——”他觉得自己应该先打个招呼。

 

“哦,是在问好吗?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要来点柠檬雪宝吗?” 

Dumbledore教授笑眯眯地把一盘散发着甜味的点心塞到Harry面前,这让后者迅速喜欢上这个打扮得跟圣诞老人有的一拼的老头儿。

 

“咪喵~~”

 

“哦抱歉,我差点忘了。你这个样子可不方便吃甜食。” Dumbledore教授仿佛完全明白Harry想说什么,拍拍手,下个瞬间,Harry就发现屋子里多了个脸色阴沉的黑衣男人。

 

“你、又、要、我、做、什、么?”黑衣男人咬牙切齿地瞪着Dumbledore教授。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Severus,否则会变成跟我一样满脸皱纹的。”Dumbledore教授呵呵笑着指了指Harry,“这个孩子好像被变成了一只猫咪,你能帮帮他吧?”

 

黑衣男人转而怒视着Harry,后者在他的怒气下情不自禁地把自己蜷了起来,只露出那双碧绿碧绿的猫眼。

 

“嘁。”黑衣男人转开脸,“尽给人添麻烦。”然后“噗”地消失了。

 

“没关系,”Dumbledore教授安慰忐忑不安的Harry小猫,“Severus只是去给你拿药了——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的。”

 

果然,没一会儿男人又回来了,丢给Harry一瓶蓝色的冒着泡泡的药剂。Harry伸出小舌头冒险舔了一口,发觉没什么的味道,于是就一口气喝光了。

 

Dumbledore教授满怀兴趣地看着他。

 

Harry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从四面八方地往外拉扯,不过像第一次变身一样不觉得疼痛,倒像是在瞬间长大起来。眨了眨眼的功夫,他就发现自己好端端地坐在了椅子上。

 

“看来我的临时工作结束了?”被称为Severus的男人哼了一声,又立马不见了。Harry傻傻地看着他方才站的地方。

 

“别担心,”教授劝他道,“Severus是个好人,只是不太会说话。”

 

Harry点点头,软软地说:“可是我还没和他说‘谢谢’,教授。那是不礼貌的。”

这时他尝到了嘴巴里残留的药水味,惊讶地发现那其实是覆盆子加甜奶油的口味。

 

Dumbledore教授摸摸他的头:“哦,我想你可以给他写张纸条?Severus会高兴的。”

 

Harry点点头,接过教授递给他的笔——不是学校里常见的铅笔或钢笔,而是长长的羽毛笔。他新奇地打量了半天,才在教授的指导下写了张歪歪扭扭的表示感谢的纸条。

 

“对了,Dumbledore教授。”Harry把自己写得不怎么满意——他还不习惯用这种笔写字——却也无可奈何的纸条交给老教授,又想到了什么,“Severus先生是做魔药的吗?”

 

白胡子的老教授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哦!你知道魔药吗?”

 

Harry“嗯”了一声:“我是在一个大房间——很大很大的房间——里面,喝了一种紫色的药水、然后穿过一层绿色的火焰过来的——我还从没见过绿的火呢——Draco告诉我说,那种很好喝的饮料是‘魔药’。”

 

“Draco?你说的是DracoMalfoy先生吗?”

 

Harry用力地点头,看向Dumbledore教授的眼神更加开心:“教授您认识Draco吗?”

 

可是Dumbledore教授没有马上回答他。Harry看到他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出声打扰,便拿起那碟柠檬雪宝(不知为什么它还没有化掉)吃了起来。

 

 

等到Harry把最后一口雪宝都吃完、顺便还把整个房间环视了一遍——他好奇死那些不停冒烟、叮当作响的银色器具了,不过在没有征求过主人的同意之前,Harry还是一下都不敢动的。

 

在Harry无聊得快要发霉、正犹豫要不要直接离开的时候,Dumbledore教授好像突然回过神来,语气歉疚地对他道歉:“对不起,我的孩子,上了年纪就很容易走神……我们之前说到哪儿?”

 

Harry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DracoMalfoy,先生。我的好朋友。你知道他在哪儿吗?”Harry急切地补上问题,希望自己能去拜访第一个“人类”好友。

 

Dumbledore用一种Harry无法理解的目光看了他一会儿,还叹了口气:“我希望你不要去,Harry。那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十)

 

又是危险?当初Draco也是这么对他说的!结果就一走了之。

 

Harry不满地嘟起嘴:“教授,我不明白……有什么危险呀?”

 

Dumbledore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我想Harry先生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并太不了解这里?唔,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外人来过了……”

 

Harry坐直了身子,Dumbledore教授现在的样子和学校里那个喜欢给小孩子讲故事的图书管理员完全一样。

 

“很久以前,我们这儿也是欢迎像你这样的小孩来参观游玩的——Hogwarts是个神奇的国度,每个孩子都喜欢它(Harry咧着嘴迫不及待地点头)。但是,五十年前,有一个坏人——我们管他叫Voldemort——出现了。他不喜欢像你这样从外面来的孩子,觉得他们很麻烦,于是决定把Hogwarts封闭起来。”

 

Harry皱起眉头:“为什么他讨厌我们?我是说,有外来的孩子给Hogwarts添麻烦了吗?”

 

“所有的孩子都会出些小问题,这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一部分。”Dumbledore和蔼地说,“不过Voldemort却无理地认为,Hogwarts出现的所有问题都是外来者的错。虽然我好几次指出他的错误想法,不过令人难过的是还有不少人同意那个观点。”

 

“没有办法说服他吗?”Harry失落地问。

 

“我很遗憾。”

 

“那这和‘危险’有什么关系呢?”Harry追问,“Draco也警告过我……”

 

Dumbledore惊奇地扬起一道眉毛:“小Malfoy先生吗?老实说,我有点意外,因为他的父亲,就我所知,是Voldemort的忠实支持者。”

 

Harry吃了一惊,不过随即想起了金发男孩的话:“怪不得他不让我和他一起走……说我会有麻烦……”

 

“Voldemort是个很厉害的人,他不想放过那些无意间闯进来的孩子。我想你不知道,他养了一条很大的毒蛇,那条蛇的眼睛只要与你的眼睛一对上,你就会变成石像。”

 

“呀!”Harry害怕地抖了一抖,“跟美杜莎一样的蛇?”

 

“是的。所以我不建议你去找小Malfoy先生,因为他的父亲……”

 

“可是,Draco承认我是他的朋友啊!”Harry瞪大了碧绿的眼睛急急地反驳道,“他说虽然我是一个Muggle但并不讨厌我——呃,Muggle是什么?”

他想到自己还没有搞清这个关键问题。

 

Dumbledore意味深长地看着Harry:“Muggle,就是排斥、厌恶、不愿接受Hogwarts及其一切存在、也不被Hogwarts及其一切存在所接受的人。”

 

一连串定语听得Harry云里雾里:“哦、嗯,那Muggle就是外来者吗?”

 

“不一定,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那我是哪一种?是Muggle吗?”Harry惴惴地问。

 

“当然,你不是。” Dumbledore的蓝眼睛里满是笑意。

 

Harry稍微放下点心来。

 

“好了Harry,我现在要去处理点事情,一会儿我会安排人来带你去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Dumbledore从桌后站起来,Harry才发现这个老人其实比他想象的要高得多,“你能做个好孩子在这儿等一下吗?”他诙谐地眨眨眼,“或者可以尝尝其它零食。”

他一挥手,空荡荡的桌面上瞬间又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点心包装:“顺便一提,我很喜欢新出的甘草棒。”

 

然后他就像先前的Severus一样原地消失了。

 

 

(十一)

 

Harry从那小山一样高的零食堆里随便抓了一样,撕开外面的纸袋,里面是一大块做成青蛙形状的巧克力。

 

“哇哦!”Harry把它掏了出来拿在手里端详:他从没见过做得如此逼真的巧克力青蛙,有点舍不得下口。

 

“呱!”忽然,那只明明只是由巧克力制成的青蛙叫了一声,让Harry吃了一惊,小手一松,巧克力蛙就一蹬腿从他掌心里蹦了出去,满房间地乱跳。

 

这可不行!Harry暗想,等Dumbledore教授回来,他不会乐意看到一只青蛙在他的办公室里蹦来蹦去的。

 

于是Harry滑下椅子,试图抓住那只不肯被乖乖吃掉的巧克力蛙。这可有点难度,因为办公室里到处都是稀奇古怪的东西,Harry得小心翼翼地别撞倒它们。

 

青蛙先是跳到了一个银色的大盆边沿上,在Harry扑过去的时候又窜上了一旁的书架,在精致的盆沿上留下了一点巧克力印痕。

 

我希望Dumbledore教授不要生气……Harry找不到抹布或纸巾,只能拿自己的袖口去擦干净,一边抱歉地想:他是那么好的一位老先生——而那只可恶的青蛙还在一旁得意洋洋地“呱呱”叫。

 

巧克力蛙似乎对书架情有独钟。它一层层地往上挑,而身材矮小的Harry只能爱莫能助地站在下方仰头看着。

 

“你快下来呀!”他叫道,一边忧心忡忡地望着那些厚厚的书脊上被弄上巧克力。

 

青蛙看上去已经蹦跶到了最顶上,Harry不得不后退几步才能勉强看到它好像围着一个陈旧的奖杯打转。他环顾四周,希望能找到什么东西把那只青蛙弄下来。Harry开始后悔要是自己没有打开那个包装、或是早点咬掉它的腿就好了。

 

“呱!”巧克力蛙又叫了一声,腿一蹬想蹲上奖杯。不过那个奖杯貌似本来就没被摆稳,被这小小的冲击力一撞就咕噜噜地滚了下来。

 

“啊呀!”Harry害怕地大喊,冲过去想要接住它。

 

他几乎成功了。

那只跟着一起掉下来的巧克力蛙落到了他的左手里,可是奖杯却堪堪仅擦着他的手指尖。

 

不过,还没等Harry有空懊恼,他就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勾住了自己的肚脐眼、接着狠狠一扯。

 

没来得及呼一声,他就陷入了头晕目眩当中。当Harry能再次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坐在了地上。

 

“呼——”Harry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可能沾到的灰。他的左手里还攥着那只巧克力蛙,现在正恹恹地伏在那里,如同精疲力竭了一般。

 

“我该习惯Hogwarts奇妙的旅行方式了,但这次我真的不该离开的。”Harry嘀咕道,瞪了巧克力蛙一眼,“这都是你的错!”

 

他环顾四周,试图发现自己到了哪里。

 

不同于Ron家的平凡温馨,也不同于Dumbledore教授办公室的奇妙有趣,他只身站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里,这里甚至比可怜的Harry所能想象的还要豪华。

 

“我是不是到了皇宫宫殿?”Harry喃喃道,观察着墨绿色的柔软的羊毛地毯和镶着珍珠的沙发靠垫,窘迫地意识到自己不合身的旧衣服与发白的还带有破洞的运动裤与这里是多么格格不入。

 

“我好像又不小心闯进了别人家里……”他战战兢兢地绕开铺在地上的仿佛没有一丝灰尘的毯子,生怕自己还沾着泥巴的脚印踩上去,同时为了以防万一,把那只已经不怎么动弹的巧克力蛙塞进了口袋。

 

“Harry?”

 

Harry转过头,又惊又喜地看到Draco站在不远处的门边,铂金的发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

 

“Draco!”他开心地呼唤友人,差点就从羊毛毯上穿过去了。不过幸好他及时刹住了车,改从墙脚边绕到友人面前,“我们又见面了!”

 

但是Draco却没有想象中高兴——实际上,他的脸色发白了。

“你怎么过来的?”Draco压低了嗓音急急地问。

 

“呃,我也不知道。”Harry摸摸头,不解对方为什么如此焦急。

 

“该死的!”Draco小声咒了一句,让Harry原本雀跃地要伸出去拉他的手瑟缩回来:难道他想错了?Draco其实仍旧讨厌他,之前只是为了把他打发走才骗他的?

 

注意到了Harry的沮丧,Draco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开始往门外跑去。

 

“我们要去哪儿?”Harry问道。

 

“闭嘴!Harry!你真不该来这个地方,我不是跟你说了很危险吗?在我爸爸回来前你最好离开!”

 

Harry想起了Dumbledore教授的话:“所以……你爸爸和Voldemort一样讨厌我?”

 

Draco呛了一声:“别说那个名字!还有是的,要是父亲发现家里出现了一个Muggle……”

 

 

“他就会把他带给黑魔王,顺便问问儿子是怎么认识他的。”一个圆滑的嗓音插了进来,让Harry没能有机会反驳“我不是Muggle”。

 

Draco惊恐地停下了脚步,Harry躲在后面,看到对面站着一个同样铂金发色灰蓝双眼的中年人,正一脸兴味地打量着他。


评论(2)
热度(16)

2014-09-15

16  

标签

德哈Dr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