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混更No.1——Harry in wonderland(下)

去年猫爪BHF的参赛文ww

看名字就知道是啥梗了_(:з」∠)_

OOC警告!【尤其是喜欢冷酷冷血高智商的劳德的亲……


======


(十二)

 

Harry被关进了地牢。

 

整件事到这儿才让他真正害怕起来。倒不是说地牢黑黢黢的环境让人生畏——姨妈家的碗橱早就让他习惯了——但双手被绑起来的滋味可不好受。

 

“这是违法的!”Harry气愤地想,动了动手腕,沮丧地发现自己没办法挣开。

 

“话说我到这儿多久了?”他低头算了算,“应该有一整天了。姨妈肯定因为我没及时回家干活而大发脾气……不知道Dursley家会不会报警?”

Harry摇摇头,Dursley家一定很高兴摆脱了自己。

 

Draco呢?那个看上去是他父亲的中年人好像对Draco很生气。又是一桩我惹来的麻烦事儿!Harry难过地想,也许姨夫说得对,我只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他回想了下开始到现在的经历,沮丧地发现果真自己一直都在劳烦别人:

 

Hedwig不知怎么样了?也许已经飞走了?

 

他还没向Molly夫人道谢呢!那顿大餐实在太美味了!而且他还得向她说明真相,让她别太斥责双胞胎了;然后他还能跟Ron讨论关于人马和独角兽——只要后者别介意他追丢了那只老鼠。

 

Sirius,Harry打赌他是个摇滚明星,真想问问他是怎么在人和动物之间自如变换的;

 

Dumbledore教授……哦要是他知道Harry不但没能乖乖地等他回来、而且在留下一堆巧克力污渍后就不见了的话会不会生气?还不知道Severus先生有没有收到他的留言条?

 

想着想着,Harry发现自己在Hogwarts竟然认识了那么多的人,而且大家都对自己非常友善。这可比在小区或者在学校棒多了!尽管只有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但Harry非常肯定自己喜欢这里。

 

但接下来自己会怎么样呢?

 

Harry努力回想Dumbledore教授说过的话:“唔……Draco的爸爸支持Voldemort?后者有一个美杜莎?不不,我记得是一条蛇来着,然后……会把我变成石头吗?”

 

这个可能性太可怕了!Harry情不自禁的发起抖来,变成石头就不能动了,要是哪里痒痒也不能挠;而且也不能说话,更交不到朋友……他多么想再见见那些人啊!

 

Harry忍不住抽泣起来。

 

“啧啧,原来是个爱哭的小鬼啊!”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地牢里响起,Harry被吓得打了个嗝,四处张望:“谁呀?”

 

“哦?你听得懂我的话?”那声音突然欢快起来,“往地上看看~”

 

Harry依言低头,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了盘踞在地上的一条蛇,后者吐着信子,晶晶亮的眼珠盯着他。

 

Harry瞬间想起了美杜莎:完了,我要变成石头了!

 

等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居然仍在呼吸——石头显然是不需要呼吸的。

 

“我没变成石头吗?”Harry惊疑地问道。

 

“我可不知道是谁传的鬼话,不过我可是一条正宗的蟒蛇,才不是蛇怪!”那条蛇拍打了一下尾巴,Harry甚至觉得它翻了个白眼,“把人变成石头什么的我才不会呢!”

 

Harry大大地松了口气。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听得懂我的话?”那条蛇直立起来,几乎与Harry一样高。

 

“我不知道,大概是天生的吧?难道这不是人人都会的吗?”

 

“当然不是。”那蛇又甩了下尾巴,“至今只有Voldy能和我聊聊天,但他实在没什么耐心,我快无聊死了。”

 

“……Voldy?”

 

“Well,你们通常叫他Voldemort。顺带一提,我叫Nagini。”

 

Harry又紧张起来:“所以,你跟Voldemort关系很好?”

 

Nagini “嘶嘶”地吐了吐信子:“他让我吃掉你来着。”

 

Harry往后缩了缩,害怕地咽了口唾沫。

 

“不过……”对方懒洋洋地接道,“我对人类小孩没什么兴趣。Voldy从来没搞懂过我的口味,而且还老是忘记给我喂食。”

 

“那你喜欢吃什么?”Harry奇怪地问。

 

“巧克力!”Nagini斩钉截铁地回答,“自从尝过一次之后我就再难忘记那种口感了……”

 

Harry哑然了一会儿,然后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我说……”他谨慎地开口,“如果你能帮我咬开绳子的话,我就给你一块巧克力作为交换怎么样?”

 

Nagini直直地盯着他:“你有巧克力?”

 

Harry点点头。

 

“那太好了!”那条蛇迅速游到Harry背后。Harry感觉到一小块冰凉的鳞皮摩擦过自己的皮肤。几秒后,他的手就获得了自由。

 

“好了!”Nagini兴奋道,“快把巧克力给我!”

 

Harry从裤袋里掏出那只巧克力蛙:谢天谢地,那只青蛙基本还保持了原样。

 

Nagini似乎开心地要打滚了:“哦!巧克力蛙!我的最爱!”接着一口从Harry手中吞掉了它。

 

Harry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条蛇津津有味地尝着巧克力,末了还心满意足地吧嗒嘴:“唉,好久没尝过了。Voldy不喜欢甜食,要翻出一块巧克力可真难。”

他瞬间想起了Dumbledore教授和他变出的满桌子甜食,当中不乏巧克力蛙。

 

“我认识一个人,”Harry试着用轻松的语气谈到,“一个很好的老教授,他能变出小山似的巧克力蛙来。”

 

“真的?”Nagini眼神发亮地盯着他。

 

“不骗你。实际上,刚才你吃的那块就是他给我的。”Harry向她保证。

 

Nagini只思考了几秒钟:“小鬼,这样吧!我把你带出去,你把那个会变巧克力蛙的人介绍给我,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再次找到Dumbledore教授,但Harry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好啊!”他愉快地答应下来。

 

 

(十二)

 

Harry不知道Nagini用了什么方法,但她(Nagini坚持自己是位小姐)就是把男孩带出来锁上的大门。

 

“谢谢!”Harry真诚地说。

 

“不客气。”Nagini游在他身边,“只要你记得带我去见那位老先生就行了。”

 

“唔。不过我想这要花些时间。你看,他是个大忙人,我不确定他会在哪里。”Harry半真半假地说。

 

“我不介意。”Nagini拍了拍尾巴,“事实上,我正打算换个主人。Voldy老是忘记喂我,我不得不自己出去找东西吃。”

 

“哦,真可怜……”Harry摸了摸她的头。

 

 

地牢在前面转了个弯,展现在Harry面前的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楼梯。他仰起头,怎么也看不到顶。

 

“我必须要爬上去吗?”他苦着脸问Nagini。后者点点头。

 

“他们做什么要把台阶造那么高呢?”Harry叹口气,认命地开始挪动自己的双腿。

 

一级、两级、三级……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一小时……

 

Harry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大口喘气:“累死我了,怎么还没爬完?”

他抬头向上瞅了一眼,失望地发现离到顶的距离几乎完全没变。

 

“等我爬到顶,说不定都要十岁了。”他可怜兮兮地向跟在一旁却优哉游哉的Nagini抱怨。

 

“十岁仍然是一个小男孩,还没到上学年龄呢。” Nagini指出,“况且我可一点儿都不累。”

 

Harry瞪了她一眼:也许这就是用脚走路和用肚皮走路的区别?Harry想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说不定真要“爬”完这一大段路。

 

 

“Harry?”一道被压得极低、几乎是耳语大小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Harry倏地转过头,差点与来者撞在一起。

 

“Dra……”他刚震惊地开口,就被对方紧张地捂住了嘴。

 

“别出声。”Draco警告说,一边在Harry和Nagini之间来回扫视,“你竟然逃出来了?”他咬紧下唇,看上去有些懊恼。

 

“嗯,我和Nagini做了一笔交易。”Harry得意地说,没注意到对方变青的脸色,“她帮我离开了那个地牢,不过我们怎么也走不完这段……”

 

“你是个蛇佬腔?”Draco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怀疑地眯起了双眼,“你竟然没告诉我?”不知是不是错觉,但Harry觉得对方听上去既生气又伤心。

 

“我、我不知道……”他弱弱地辩解,“什么是‘蛇佬腔’?”

 

“他的意思是你可以和我说话。” Nagini盘起身子,好心地提醒他,“这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事。”

 

“什么?”Harry莫名地反问,随即看见Draco惊恐地退了两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的不是英语,而是吐出了一种“嘶嘶”声。

 

“这不对吗?”看见Draco重新变得像刚见面时那样讨厌自己、甚至更糟,Harry委屈起来:这次他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自己只是一直在示好。

 

他撅起嘴。虽然不想轻易放弃好不容易交到的新朋友,但如果对方老是动不动就讨厌自己的话……Harry黯然地低下头,从呆立在原地的Draco身旁绕了过去,径自继续爬貌似无穷无尽的楼梯。

 

“等等!”被他留下的Draco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追了上来,“你这样是走不到头的。”

 

“我可没其它事好做了。”Harry冷冷地说,“另外,我还以为你又不想理我了呢。”

 

Draco为他的语气瑟缩了一下。“我可没那么说!”他故作强硬地分辩,其实一直在偷瞄Harry的表情:见鬼,对方的眼圈又泛红了。

 

“我就是来带你出去的!”他赶上去拉住Harry,“我只是没想到你能自己离开那个地牢,而且……”

 

“而且还能和Nagini说话?”Harry反问,“我不知道这有哪里不对,就算它很厉害……”

 

“它不只是厉害!”Draco严肃地打断,把Harry的手捏得紧了些,“这种本领本身就有一种象征意义,比如你也是某个继承人什么的……”

 

“我可不会是什么继承人,”Harry闷闷不乐地说,“不然也不会被留在姨妈家了。”

 

“我猜你也不是。你不过是一个Muggle小鬼罢了,谁知道你从哪儿学的呢!”

 

“你明明和我差不多大!”Harry不高兴地抗议,不过心里很开心Draco又恢复原样了,“别叫我‘小鬼’!”

 

“嘘……”Draco马上又捂住他的嘴巴,在Harry看来神经兮兮地四下张望,末了又把声音压到最低,“你轻点!我可是背着父亲和You-Know-Who来的!要是被他们知道,我们俩都完了!”

 

“‘You-Know-Who’是谁?”Harry也学着他压低嗓门。

 

Draco丢给他一个白眼。Nagini再次好心地解释:“我想他指的就是Voldy。”

 

“哦。”Harry应道。他不明白为什么Draco不叫那个人的名字,但现在似乎不是个询问的好时机。

 

“听着,”Draco很认真地讲到,“这段楼梯外来者是无法靠自己走完的,所以你必须拉着我才能离开,明白吗?”

 

Harry乖乖地点头。

 

 

(十三)

 

两个男孩手牵着手,沉默地走着,他们的身边游着一条巨大的蛇。

 

这次不到一分钟,Harry就站在了光亮如新的木质地板上,眼前是一条长长的空无一人的走廊。

 

Draco松了口气:“现在,我想父亲他们正忙着,只要把你送到门口就行了。”

 

“那你呢?”Harry担心地问,他没忘记Draco的父亲之前看上去对他十分生气的样子。

 

“我会回到自己房间里。”Draco胸有成竹地回答,“假装一直在念书……小精灵会帮我作证的。”

 

 

“Well、Well,Lucius,你的好儿子可真能给我们惊喜,不是吗?”

 

一道阴冷的声音蓦地响起,仿佛不是从任何一个地方传来、而是直接在他们脑海中说话似的。Draco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Voldy发现了。”Nagini嘶嘶地说,忧虑地把整个身子盘起来,“要是他生气的话就糟了。”

 

然后那个把Harry关到地牢的、据说是Draco父亲的男人出现在他们眼前,不过现下他正屈身跟在另一个蒙着斗篷的人后面。Harry奇怪:电视里看到的那些侍卫都没对女王那么恭敬呢!

 

“Father……”Draco几乎是颤抖着吐出这个单词的。Harry看到那个中年人表情冷淡却满含厌恶。Harry觉得相比起来,Vernon姨夫的火冒三丈还让人好接受点。

 

“你该管管你儿子。”穿斗篷的那个人开口,声音与方才在大脑中嗡嗡响的那个一模一样。Harry觉得自己的额头一跳一跳的痛,“之前的教育似乎非常失败。”

 

Lucius Malfoy喏喏地应了。

 

“而你,不请自来的外来者,”他转向Harry,被遮住的脸孔只能看到一对满怀恶意的鲜红色眼珠,“就该被变成石头。”

 

 

Harry畏怯地后退了几步,如果可以,他更想转身就跑,可惜背后就是那条他刚刚摆脱的通往地牢的楼梯。

 

“Draco,过来。”Lucius冷冰冰地命令道。Harry看到金发男孩的身形一下子就僵硬了。

 

Harry在后面轻轻推了推Draco。他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更加惹父亲生气:在姨父家的生活让他彻底明白那么做的后果。

 

谁知Draco竟然回头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接着又看向他父亲……的胸口——好吧,他仍然不敢与愤怒中的父亲对视:“Sorry,Father。”

 

 

“你可以过去的。”Harry小心地轻声说,“你父亲……”

 

“闭嘴!”Draco气咻咻地哼道,看起来不再像他父亲的小号翻版了。如果Harry可以这么说而不被他瞪的话:现在的Draco比一开始可爱多了。 

 

Lucius在对面皱起了眉:“你做的不对,Draco,这很让我失望。”

 

Harry看到Draco嘴唇抿得死紧,决定应该为朋友说句公道话:“Draco没有做错什么!”他大声道,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站出来,“他把我救出了那个地牢!我认为他很勇敢,作为父亲你应该表扬而不是责备他——尽管你就是那个把我关进去的人。顺便说一句,先生,那是违法的!”

 

Lucius没有再说什么。事实上,那个穿着斗篷的人先一步把他的兜帽掀了下来。看到他的脸的瞬间,Harry以为自己做了个噩梦:

 

那是一张铅灰色的、五官扁平的脸,没有一根毛发、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Harry。

 

Harry心悸地颤抖起来:“好、好丑……”

 

所有人的神情貌似都僵了一瞬。

 

“……你比他更有勇气。”那个人似乎没有动嘴巴,但他的声音仍旧响了起来,“所以Voldemort大人决定该奖赏你一个好下场——变成石头怎么样?”

 

“我不喜欢这个主意。”Harry硬着头皮说。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他说着掏出了一根细长的棍子,将尖端对准了Harry。没等后者搞明白那是要做什么的,就被Draco扑倒在地。

 

 

“不——”Harry伏在地上,第一次听见Draco的父亲的声音慌里慌张的。而且那个压在他身上的感觉有点奇怪……

 

他抬起头,看到他刚认识一天不到的金发好友姿势僵硬、脸上还凝固着最后的担忧神情。

 

 

(十四)

 

发生了什么?

 

Harry翻身坐起来,把一动不动的Draco抱进怀里轻轻摇晃。

“Draco?”他轻声呼唤着,但对方依旧浑身硬邦邦地躺着。

 

“怎么回事?”Harry半是恐惧半是愤怒地仰头问道,Draco的父亲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而Voldemort,则惬意的摆弄着自己手中的木棍,眯起了双眼(尽管他的眼睛已经够小了)。

 

“他被变成了石头。”从另两人出现开始就一直把自己蜷成一团试图装透明的Nagini这时游了过来,吐了吐信子,“可怜的孩子。”

 

“这可真不幸不是吗?” Voldemort恶劣地说,“不过我保证下一个就是你了。”

 

Harry抱着僵直的Draco站在原地(如果一松手他就会摔在地上),如果眼神能造成什么伤害的话,Voldemort一定已经去见撒旦了。不过不,Harry遗憾自己没有美杜莎那么厉害,而且他仍然必须面对朝他指着的木棍……

 

等等!木棍?!

 

Harry在方才摔倒时压倒了一侧的裤袋,这提醒了他自己也拥有一根同样奇怪的小木棍。他连忙把手伸进口袋,幸运的是那棍子没有被压断。

 

Harry掏出木棍,学着Voldemort的样子直指着对方:即使不知道这有什么用,拥有和对方一样的武器总归叫人安心些。

 

“你拥有魔杖?”用“震惊”来形容 Voldemort此时的表情还太轻了。他“嘶嘶”地吐字,就好像自己是一条蛇。

 

Harry可没心情再追问“什么是魔杖”了。他非常乐意看到他那张丑脸扭曲起来。但随即又恼火地发现自己除了拿着它,不知道还能再干什么。

 

“变成石头!”他小声念到,举起木棍朝对面指了指。毫无反应。

 

“把对面那个坏蛋变成石头!”Harry继续恶狠狠地咒道,然而可惜的是,依然没什么用。

 

“Come on!你不会只是一根普通的木棍吧?”他绝望地念叨。

 

Voldemort显然发现了他的窘境,猖狂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可恶的外来者!魔杖交给你们果然只是浪费!你们连怎么用都不会吧?”

 

 

Harry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即便这事实让他无比窝火。

 

“……你该用咒语。” Nagini悄悄地提示,“你总会知道一两个的吧?”

 

我要是知道一两个就好了……Harry呆呆地看着Voldemort又举起了魔杖,而抱着Draco的他根本来不及再次躲开。

 

 

“Protego(盔甲护身)!”

 

 

Harry眼睁睁地看着Voldemort杖尖射出一道刺眼的黄光直冲自己而来,但就在它快撞上自己的时候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挡住了。

他吃惊地看向周围,只见Draco的父亲脸色惨白地同样举着一根魔杖,刚才就是他念了一句Harry从没听过的话,帮Harry化解了危机。

 

“Protego……”Harry低声重复,猜测这就是Nagini提到的“咒语”。但他从没听过这个单词,发音好拗口……

 

不对,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类似的……

 

在下坠的时候……一本陈旧厚重的书,上面写满了Harry不认识的古怪单词和句子……

 

 

“Lucius,你竟然背叛我?” Voldemort怒气冲冲地瞪着Draco的父亲,“因为你的儿子?”

 

Harry努力让自己忽视眼前那剑拔弩张的一幕,开始回想自己在那本书上还看到了什么。他后悔极了自己那时随便翻了几页就扔回去的举动了。

 

不过有一个,Harry记得因为发音很难,自己念了好几遍,大概还有印象……

 

“Expellias?”Harry试着,“Expellimus?”

 

 

Voldemort又冲Lucius举起了魔杖。

 

 

“对了,是Expelliarmus(除你武器)!”Harry高声道。

 

这次,他成功了。魔杖顶端发出一道红光,击飞了Voldemort手里的那根。

 

他为自己所掌握的神奇力量而喜悦。

 

“我做到了!”Harry兴奋地欢呼。

 

 

失去了魔杖的Voldemort缓缓转过身,怒容满面(即使他看上去不可能更生气了):

“没有人!”他大吼道,“没有人能击飞我的魔杖!!”

 

 

“……”Harry低头看着那根落到他脚边的小木棍,犹豫着要不要踩上一脚。

 

 

(十五)

 

 

“可恶的外来者,你招惹到最不该惹的人了!我要好好教你知道伟大的Voldemort的厉害!”没有了魔杖,Voldemort只能挥舞着双手大喊大叫。

 

Harry皱了皱鼻子:“你早就惹到我了!快把Draco变回来!”

 

“没人能命令Voldemort大人!”对方睨了他一眼。

 

Harry又把魔杖指着他。在念完Expelliarmus后,他又想起了更多的单词:“Levicorpus(倒挂金钟)!”

 

 

那个脸孔扁平的秃毛家伙一瞬间像被一个巨人拎着脚踝倒挂起来悬在空中。Harry惊讶地看着自己造成的效果,一旁的Lucius看上去似乎要对这幕晕厥过去了。

 

“呜哇,Voldy从没这么丢脸过!” Nagini啧啧道,“条纹长裤的品味可不怎么样。”

 

“我觉得斑点的更糟糕。”Harry评论。

 

“我不会放过你的!” Voldemort气得在空中哇哇大叫,“魔杖飞来!”

 

Harry眼尖地看见地上的那根木棍颤动着似乎要飞过去,连忙补上一脚,却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咔擦”一声,魔杖被踩断了。

 

“……”Voldemort。

 

Harry低头看着那断成两截的魔杖,担忧地问Nagini:“没了它,Voldemort还能把Draco变回来吗?”

 

“你想都别想!”被吊在半空的Voldemort喊道。

 

 

“即使他不行,我也可以。”随着熟悉的声音,一个身着缀满了亮闪闪星星的长袍的高瘦白胡子老人出现了。他朝Harry亲切地笑着眨了眨眼睛:“哦,亲爱的孩子,没想到你跑了那么远。”

 

Harry愧疚地低下了头:“抱歉,Dumbledore教授,我没听你的话……”

 

“不不,这不是你的错。” Dumbledore温和地打断了他,“严格来说,是我的疏忽——我没想到那个陈旧的奖杯门钥匙竟然还能启动,还把你带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方。”

 

“那您能把Draco变回来吗?”Harry急切地问,晃了晃抱着的僵硬的好友身体。

 

“当然。”Dumbledore也拿出了一根木棍(魔杖)轻轻挥了挥,Harry立刻感到挨着自己的身体重新有了温度。

 

“谢……啊哟!”

 

始终维持着向前扑倒姿势的Draco在恢复的时候没能稳住自己,结果往前一摔,把Harry一起带倒压在地上。

 

“Draco!!”不过Harry可顾不上抱怨,他激动地抱住还没搞清楚发展的金发男孩,“你变回来了!太好了!!”

 

Draco被他压得差点窒息。他翻了翻白眼:“……笨蛋,快松开。”

 

Dumbledore有趣地看着两个男孩:“看起来你们感情不错?”他满意道。

 

Draco“哼”了一声,但Harry一点儿都不在意: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遇到危险时愿意挡在他前面的呢!一想到Draco变成硬邦邦、冷冰冰的石头的样子,Harry的鼻子就开始泛酸了。

 

 

“好了,如果你们都没事了的话,我们还有一个小问题要解决。”Dumbledore转过身,让两个孩子都看到差点被遗忘的、依旧被倒挂在半空中的Voldemort,因为充血的缘故,他原本铅灰色的脑袋现在变得像烧红的烙铁。Draco的父亲从方才开始就很努力地试图把他放下来,不过看上去一点用都没有。

 

“你,到底用了什么咒语?”他气喘吁吁地问Harry,后者撇撇嘴:“Levicorpus。我从一本书里看到的。”

 

Dumbledore愉快地笑起来:“啊,装满了知识的书本就是力量的源泉。”

 

Lucius恶狠狠地扫了他一眼:“我没心情听你感叹。要怎么才能把他放下来。”他用魔杖尖戳了戳Voldemort。Harry怀疑他压根儿没放轻力道——因为被戳的那个人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看来他仍然没从这家伙把自己儿子变成石头的行为中释怀。

 

“……我忘了。”Harry诚实道,“我是临时想起来的,后面那个把人放下来的咒语我没用心记。”

 

“噗!”Nagini很不厚道地笑了。

 

Dumbledore捋了捋自己长得快要拖到地上的白胡子,乐呵呵地说:“我老啦,不懂这种新奇的玩意儿啦!”他悄悄地朝两个孩子眨眨眼,“不过我认识的一个人也许知道怎么做。”

 

他又拍拍手,几秒钟后,那个阴沉着一张脸的黑衣男人又凭空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我不是召之即来的家养小精灵!”他凶巴巴地吼道,“这次又怎么了?”

 

“麻烦你了,Severus。”Dumbledore教授对他的怒气视若无睹,指了指被挂在半空的Voldemort。

 

Severus挑了挑眉,似乎有了些兴趣:“嗯?谁做的?”

 

 

很高兴能再见到之前帮助过自己的男人,Harry乐颠颠地跑出来:“是我,先生!你收到我之前的感谢纸条了吗?”

 

 

谁知Severus立刻沉下脸:他好像并不高兴,眉头皱得像是能夹死一只苍蝇:“又是你这个小巨怪惹的麻烦?说真的,Albus,有时候外来者真的应该被拒绝进入。”

 

Harry畏缩了一下。Dumbledore笑眯眯地插进来:“别太严厉了,Severus。你得承认这孩子挺厉害,能把只见过一次的咒语使出来还维持那么长时间。”

 

Severus不屑地嗤了一声,也掏出一根魔杖挥了挥(Harry好奇是不是这东西每人都有一根?但是Draco就没有啊……),倒挂了大半天的Voldemort“咚”地摔在地板上,响声之大让Harry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脑袋。

 

 

“最好别再让我见到你这只烦人的老蜜蜂!” Severus再次狠狠白了Dumbledore教授一眼。

Harry鼓足勇气走上前去:“呃,虽然你应该已经收到了纸条。”他舔舔嘴,面对这个男人总让他紧张,“但我认为还是要当面说一下,谢谢您之前帮我摆脱了麻烦。”

 

他眼神真挚地看过去,发现Severus似乎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呆愣。

 

“呃,先生?”

 

Severus回过神来,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知道了!我也衷心希望不用再见到你!”紧接着又倏地消失了。

 

 

(十六)

 

Dumbledore教授微微矮下身,朝Harry笑笑:“好了,你在Hogwarts也留了很久啦,是时候把你送回去了。”

 

Harry呆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还要回去。

 

“我不能留在这儿吗?”他撅起嘴,揉捏着自己的衣角。一旁的Draco没说话,不过也自以为悄悄地拉住了Harry的小手。

 

Dumbledore瞄了眼两人的小动作,微微遗憾地说:“很抱歉,Harry,毕竟你的家不在这儿,我们不能把一个外来的小孩一直留在Hogwarts——你的家人会担心的。”

 

“他们才不会呢!”Harry小声抗议,“比起回去,我更喜欢Hogwarts。”

 

“很高兴你这么想,” Dumbledore微笑起来,“但是规矩如此。”

 

看到Harry沮丧地垂下头,还有Draco毫不留情地怒瞪着自己,Dumbledore只得无奈地补上安慰:“不过离开并不等于永不回来。我想我们仍然能够再见面的。”

 

“真的?”Harry充满希望的仰起头,“什么时候呢?明天吗?”

 

“不、不会这么快。” Dumbledore摇摇头,“但也不会很远。总有一天你会回来。别忘了,你是Hogwarts所接纳、所欢迎的人。”

 

 

“……那好吧。”Harry不情不愿地答应,眼神充满了不舍,“我还有些话想说。”

 

他招招手,Nagini乖乖地游了过来支起身子。

 

“我真喜欢你。”她吐了吐信子,“你离开后又没人愿意跟我聊天了。”

 

Harry摸了摸她的头:“我想Voldy以后会乐意多陪陪你的——还有,这位老先生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会变巧克力的老人。”他仰起小脸,对一脸惊异的Dumbledore道:“教授,Nagini之前也帮过我,我答应把她介绍给你,你能每天变巧克力给她吃吗?”说到后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生怕老教授会拒绝。

 

“巧克力吗?”Dumbledore教授乐呵呵地说,“有个同样热爱甜点的伙伴真是太好了,它叫什么名字?”

 

“Nagini,教授。还有,她是一位女士。”Harry感激地说,“还能请您帮我带一句话吗?如果您认识Molly和Ron那一家的话。”

 

“当然。”Dumbledore扬起了眉,“你认识了不少新朋友是吗?”

 

Harry开心地点头:“嗯,Molly阿姨很热情地招待了我,还有我变成猫的事并不是双胞胎的错。”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那只老鼠的事情很抱歉。”

 

“Scabbers的事我会向Molly解释的。” Dumbledore教授严肃地说道,“他也算Voldemort的手下,变成老鼠很方便他专门打探那些从外面跑进来的小孩。”

 

Harry似懂非懂地唔了声,然后转向他最重要的朋友。

 

Draco双手抱胸,一脸不满地挑了挑眉:“你终于想起我了?”

 

Harry既难过又不舍地望着他,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吞吞吐吐了半天。

 

最后还是Draco叹了口气,揉了揉Harry乱蓬蓬的黑发:“算了,我不指望你的笨脑瓜能想出什么好话。不过是个Muggle罢了……回去之后不许忘记我!”

 

Harry感到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他吸了吸鼻子,用力点点头。

 

“我让Sirius送你回去吧!” Dumbledore念了几句,然后那只跟熊差不多大的黑狗闯了进来。

 

“什么时候我的房子乱七八糟的家伙都能闯进来了?” Lucius在不远处嘀咕。

 

Sirius朝他轻蔑地打了个响鼻,然后趴下来,等着Harry骑到它背上。

 

Harry又恋恋不舍地瞧了周围几人一眼,跨坐到黑狗毛茸茸的背上。

 

“等等!”Draco突然开口,打断了Harry的动作。他走上前来,眯起了漂亮的蓝灰色双眸:“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啊?”Harry茫然地望着他。

 

Draco切了一声,抓过Harry宽松的衬衫领子将他拉近自己:“你忘了我们之间的告别!”

 

然后他凑近瞪大眼睛满脸欣喜的Harry,在对方粉嫩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再见。”他简短地说。

 

Sirius站起来,朝众人点点头,便伸展四肢,像风一般冲了出去。

 

Harry明白,这是自己记忆中的第一次“离别”。

 

 

(尾声)

 

Harry在草地上醒来,已经是傍晚了。夏天的余热还没有散尽,地面上火辣辣的。

他站起来,苦恼地拍了拍旧衣服上沾上的草屑和泥巴。不知道有洁癖的Petunia姨妈看到这幅邋遢样又要怎样尖叫呢。

 

他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走马观花似的出现了好多人,也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儿,比他之前梦到过的会飞的摩托车更有劲。可惜他有些记不清了。

 

通常人们记不大住自己梦里的人物。但是Harry依旧遗憾地叹息:他隐隐记得有谁叮嘱过他不许忘记的。

 

 

Harry一边绞尽脑汁地回忆一边往回走。神游天外加上晚归,他理所当然地又挨到一顿臭骂,再次被关进楼梯下的狭小碗橱并且没有晚饭。不过Harry耸耸肩:不知为什么,明明应该干了一天的活儿,可他一点都不觉得饿。

 

Harry向后倒上自己那张小床滚了两圈,忽然觉得裤袋里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

 

难道自己捡了什么东西带回来?Harry连忙坐起来,赶在被人发现前拿出来藏好。姨妈一家对他的收集完全嗤之以鼻,要是被发现的话那些小玩意儿的下场就只有垃圾箱了。

 

他摸索了半天,终于在深深的兜里找到了。他掏出来才发现,躺在手掌里的是一枚做工十分精致的银纽扣,上面还栩栩如生地印着一条绿色的小蛇。

 

“哇!好漂亮……”Harry赞叹地对着月光欣赏,“我敢打赌,这一定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小孩衣服上的。”

 

他郑重地把这粒纽扣用一条细细的银链(同样是他的收藏)串起来,戴在脖子上。不知为何,它就好像一个意义重大的护身符,让Harry觉得不能像对待其它小零碎一样扔进那个旧铁皮盒中。

 

窗外面的传来的钟声敲了十二下。


“生日快乐,Harry。”他闭上眼,握着那颗纽扣,许下自己的愿望。

 

 

========================

 

几百公里外,Malfoy家的小少爷郁闷地盯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件长袍:它位于胸口那里的纽扣竟然不翼而飞了。

 


FIN


评论(1)
热度(31)

2014-09-15

31  

标签

德哈Dr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