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德哈】Le bonheur est un mensonge试阅

(一)

“我们分手吧。”

哈利瞪大了镜片后的双眼,然后慢慢、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对面的人侧头看着窗外,他的金发比上学时期稍长了些,有几绺从额前垂落,半遮着那双浅灰色的眼睛。

哈利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原因?”他问。

德拉科将视线从玻璃外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拉回来,目光淡漠得让黑发青年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你心知肚明。”

哈利没有再接口。他低头一个劲儿地搅拌着开始变冷的咖啡——两倍份量的奶和糖也无法让这深色的液体尝起来甜蜜一些。

“那好吧。”最终,他耸耸肩,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有点遗憾里面盛着的不是酒精。

 

(二)

他们的交往本身就是一场骗局,骗的是战后亟待复苏的整个巫师界。

哈利想要摆脱成千上百对他穷追不舍的女巫享受点清静时光,而德拉科则是为了让那些属于斯莱特林的纯血家族们的日子好过一点。

目标不同,但手段一致,两人在无数次争吵中列出了上百条关于在互惠互利的假装交往时期中应该遵守的条条框框,大到两人必须在哪些场合一同出席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甜言蜜语,小到每天晚餐的主食应该是红烩牛肉还是咖喱汉堡。

罗恩曾发疯似的拽着哈利跑去圣芒戈,从一楼咆哮到五楼。他坚定不疑地认为自己的老友被扫帚击中了脑袋被树蜂蛰伤了大脑被毒药破坏了思维,要么就是中了某种由该死的食死徒发明的见鬼的病菌或魔咒。可惜检查结果显示救世主除了体重偏轻外一切正常,红发青年只能绝望地念叨着“你不是哈利看在梅林的份上你一定是灌了复方汤剂的潘西·帕金森”一边被赫敏拖回了家。

聪明的女巫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表面上手挽着手背后却在使劲互掐的两人,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开口道:“……”

好吧,她具体说了什么哈利已经完全没印象了。不过“赫敏什么都知道”早就是他和罗恩在历经无数实践教训后所达成的深刻共识。德拉科也不止一次地撇着嘴,用讽刺的语气管她叫“万事通”。

“别那么叫她!”哈利生气地说。在一番几乎掀掉屋顶的唇枪舌剑(当然,他们的每场争吵都是这种程度)之后,《DH交往守则》上又多了条有关严禁给对方的友人起任何侮辱性的绰号的内容。哈利满意地想到以后德拉科就得停止所有的“穷鬼臭鼬万事通泥巴种”,而他付出的代价只是不能在提到潘西的时候脱口而出“那只狮子狗”。

德拉科,而不是马尔福。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东西,他们曾花了整整一个月不停地练习称呼对方的教名,以免被擅长捕风捉影的记者穷追猛打。那真是地狱般痛苦的适应过程,德拉科甚至还坦言自己认真思索过到底是直呼令人胆寒的黑魔王的名字更难,还是朝自己交往对象喊一声“哈利”更难。

“结论是?”黑发青年捺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前斯莱特林摊手:“前者我没试过,所以无法比较。不过从心理上而言后者更令我难以忍受。”

救世主摸着下巴想这算不算变相的赞美。

不过在艰难的适应期之后,“哈利”与“德拉科”就这么固定下来,改也改不掉了。

哪怕是已经分手的现在。


======


文不长只有2W字所以试阅就这点啦~

【以及真的真的不要被试阅部分骗了……作者谢绝谈人生

评论(8)
热度(14)

2014-09-29

14  

标签

德哈Dr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