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周叶】并肩同行 01

叶神in轮回、周叶队友设定

*因为上面设定的缘故,与原著矛盾不符的私设堆成了山,介意者请绕道,谢谢!


 @崽子叽叽叽 的生贺点梗,虽然晚了好几天_(:з」∠)_

写的时候没带脑子,答应我请不要深究细节,如果能写下去的话会尽量一点点完善的OTL


===


“叩叩”

 

敲门声自背后响起,叶秋没有回头,只是加快了敲击键盘的速度,竞技场内的对手在他娴熟飞快的操作下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扬着血花倒下,金色的“荣耀”闪现在屏幕上。

 

“叶队。”后面的人像是熟知他的脾性,等到对战结束了方才开口道:“经理喊你过去。”

 

叶秋摘下耳机,又取下嘴角叼着的快燃到尽头的香烟,懒洋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又什么事儿啊?”

 

来者耸耸肩:“不晓得——不过张副队也过去了,就等你呢!”

 

“行,知道了,你接着去训练吧。”叶秋朝他摆摆手,把剩下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慢吞吞地拖着步子往经理办公室走去。

 

经过这几年的软磨硬泡,俱乐部经理早已含泪放弃了让自家王牌接广告搞代言的念头,不过哭丧着脸求他在记者会上露个相仍然是每隔几个礼拜就要重复上演一次的戏码。叶秋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这次又要怎么糊弄过去一边推开门,等进了办公室才发觉这间不大的屋子里竟是挤了好几人,自己一进来,整个空间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他环顾一圈,见俱乐部的经理脸色有些尴尬地站在桌后,而副队张益玮面无表情地双手抱胸立在一旁,神情绝对说不上愉快。除此之外还有两人:一个是队里的治疗方明华,他跟经理靠得很近,仿佛在极力劝说着什么,而另一个……叶秋扬了扬眉,是个看上去刚成年、正局促地低着脑袋的小年轻。后者一听到开门声便抬头望过来,露出一张叫人印象深刻的俊脸。叶秋立时认出了他:周泽楷,果然是训练营里的小孩。

 

除了日常训练时间外,叶秋往往在俱乐部里东逛西晃,帮这个打打竞技场替那个通通副本关,而训练营则是他时常停留的地方,跟一帮热爱荣耀的小孩打游戏,于他而言其乐无穷。然而电子竞技虽然已经慢慢发展起来、形成了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却仍不为社会上大部分人所接受,训练营里的大部分小孩也就是放假时来玩玩,即便他们本人对成为职业选手十分向往,家长那关却很难过去。

 

周泽楷却不同,他是少数跟俱乐部签了合同的正式学员,接受的训练、更完整也更专业。而且跟其他学员比起来,他还显得更加特别一些。这特别之处体现在三方面:长得特别帅(据不完全统计:在他报到之后训练营里的女学员数量翻了两倍)、话特别少、技术特别好。前两者不论、只谈荣耀的话,训练成绩清一色的“优等”不可谓不引人注目。叶秋自己跟他对战过好几盘,虽然最终结果总是这小孩的角色被揍趴在地上,但每一次交手,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近乎恐怖的成长速度。假以时日,这孩子一定会在职业赛场上大放异彩。

 

“队长!”最先开口的是方明华,他将叶秋飘远了的思绪拉回当下,开门见山地直言道,“我觉得小周是个很有天赋的选手,我们一定要将他留下。”

 

训练营对学员有规定的时间限制,期限一到,俱乐部会进行一场专门的考核,根据结果,表现优秀的留下,一般从二线板凳队员做起,算是正式跨入职业圈,而剩下的其他人只能被劝退离开、另寻出路。叶秋有心留意过训练营中一些颇有才华的少年,周泽楷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此时方明华一提,马上想起后者的参训时限到了,现在正讨论着他的去留问题。

 

照理说,像这样表现优秀的少年能留一个是一个,放跑了怪可惜的。但人员的选拔并非像超市大甩卖时见着什么好的都往筐里装那么简单,要综合考虑的因素不少。比如眼下就有一个问题:周泽楷玩的是神枪,而他们队伍里,已经有了一个神枪手。

 

张益玮,无论是作为有夺冠之功的副队长、还是正值当打技术不错的正式队员,他的意见都不能不被重视。俱乐部经理看上去很犹豫:纵然技术资质再好,要成长起来那也是以后的事,周泽楷对于目前的轮回而言并非必需,没必要为尚不确定的将来冒犯自家的副队长。而方明华则满脸焦急:毕竟他加入队伍也才一年,人微言轻,现在就只能指望在这方面同样有话语权的队长的看法了。

 

叶秋扫一眼就明白了矛盾所在,不由有些头疼。说实话,这问题若真能由他一言拍板来解决那可简单太多:有才华的人不应该被埋没,不在轮回出道在其他队也行。只可惜他一人说了不算,这方案也绝不会被同意——开什么玩笑,这不是把我们俱乐部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好苗子交给别人捡现成便宜、再反过来祸害自己吗?

 

一瞬间有许多念头掠过,但最后什么都没留下。叶秋沉默了片刻,没有去看神态各异的三人,反而转向自始至终安静地站在角落里等待自己命运的小孩:“周泽楷,是吧?”

 

小孩——其实不能说小孩,十八岁的青年挺直了腰板,估计比叶秋自己还要高些——闻言看过来,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他忽然问道。

 

在场几人都不由面面相觑、露出不解的神色,不明白叶秋为何在此时没头没脑地抛出这么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而叶秋也并不在乎,他直视着那双清澈黝黑的眸子,耐心地等着答案。

 

“喜欢!”出人意料的是,平时不善言辞、开口前总要迟疑半天的青年,这次却不假思索地作出了回答。周泽楷的声音依然很轻,却格外坚定。叶秋看着他攥紧的双手,还有即便紧张却也毫不动摇的眼神,轻笑了一下,说:“既然喜欢,就好好打。”

 

他看到对方的目光霎时就亮了。

 

===

 

因为隐隐有了些预感,所以当张益玮来敲门告诉他自己决定要离开的时候,叶秋什么都没说,只递给他一根烟,淡淡道:“什么时候?到时我送你。”

 

俱乐部方面倒是表现出了对老队员的强烈挽留,希望他能留下来再带带新人,且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也有能力兜住。只是张益玮坚决请辞。他接过香烟却没点燃,只拿在手里,回答道:“明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之后。”

 

“这么快?”饶是叶秋也有点吃惊。

 

“还行吧,之前也已经做了点铺垫,不然粉丝可不会答应——呵呵,起码我现在还是有些人气的。”张益玮自嘲地笑了笑,低头看着被捏得皱巴巴的烟卷,又道,“不过用不了一年、甚至半年,那小子就会超过我了。”

 

他的语气里不仅是感慨,还充斥着更多其它的情绪。叶秋自然也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难道这就是你要走的原因?”他问。

 

“不然怎样?赖在队里丢人现眼吗?”

 

“你的水平又没差到那地步。”

 

“那又如何?”张益玮突然激动起来,一下拔高了嗓门,“在外人看来,只会觉得我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后辈比了下去!”

 

“想太多了吧?”叶秋无奈道,摸出一根烟点上,“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队友实力强劲难道不该烧高香庆祝吗?”

 

“呵。”张益玮冷笑一声说,“我可不像叶神你,除了荣耀对诸事都漠不关心。说不定这小孩以后还会爬到你头上,到时你要如何自处?”

 

“……老张你这口气,宫斗剧看多了吧?”叶秋诚恳道。

 

张益玮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你也见到他长相了。老实讲,俱乐部对你一直不肯露面非常不满,只是碍于没有合适的替代者才没发作。现在来了个既有实力又有相貌、还不会拒绝出镜的新人,你觉得俱乐部之后会怎么做?”

 

“……怎么做?”被问者悠悠地吐了口烟,漫不经心的语气听上去更像是顺口接的话,而实际对答案并不上心。

 

“当然是全力捧他。何况队里跟你我差不多的老选手也都过了巅峰时期,之后……怕是要变天了。”

 

叶秋夹着烟,在缭绕的烟雾后露出一个模糊的笑容:“长江后浪推前浪,多正常的事儿。只要还能继续打荣耀、继续争取冠军,其他的事我无所谓。”

 

张益玮一时被他说得语塞,半饷才哼了一声:“罢了,你好自为之,小心后悔——我走了。”

 

===

 

叶秋在俱乐部后门又抽完了一根烟,才晃晃悠悠地往训练室走去。张益玮的转会无疑使轮回战队面临极大的动荡:不仅在人员结构上,更在成员心理上——他毕竟也是战队曾经的主心骨之一。隔着一条走廊就能听到训练室里传出的有些嘈杂的交谈声,叶秋没有丝毫停顿地推门而入,一见到队长的身影,那些窃窃的私议声便马上平息下来,偌大的训练室里只剩下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在回响着。

 

叶秋看上去也不在意,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开机插卡登入游戏。屏幕上,已经陪伴了他数年之久的战斗法师手握战矛威风凛凛,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下一场痛快淋漓的战斗。叶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地勾起嘴角,转头朝屋里众人喊了一嗓子:“常规训练做完的人,速度过来排队受死!”

 

“卧槽?!”

“队长求放过……”

 

训练室里顿时响起一片鬼哭狼嚎,有人甚至连手上动作都僵了僵,结果瞬间掉下悬崖,被系统毫不留情地判负,只得从头再来。叶秋见到也不点破,只悠悠补了一句:“没轮到的家伙也不用急哈,我们可以晚上继续约。”

 

撂下了话,又报了房间号和密码,叶秋就自己在竞技场里溜达起来,直到第一个完成训练任务的队员苦着脸走进房间。

 

 

周泽楷第一次踏入正式队员的专用训练室时,看到的就是一群人目不转睛地围在两台电脑前,屏息凝神,远远可以望见屏幕上绚烂的光影。他的步子顿了顿,尔后快速走过去,视线从电脑上被誉为“斗神”的战斗法师矫若游龙势如破竹的身影,移到了那双正灵活轻巧地敲击着键盘的手上。 



TB C不定


===


其实昨天就写得差不多了,但没好意思参叶神生贺的活动

最初只想写两人同队秀恩爱,场上夫夫齐心其利断金(……)场下傻白甜放闪光弹的,然而摸出的第一章为何如此沉重…………


评论(9)
热度(88)

2015-05-30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