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德哈】Summer Crush(麻瓜AU)

Happy Birthday to Harry Potter~~


***


德拉科是在哈利16岁那年闯进他的生活的。

 

骄阳当头,他拎着精致的手工皮箱站在门口,漫不经心地往身后挥了挥手,然后转向正在修剪草坪的哈利,那双蓝灰色的眼睛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他。

   

“这儿就是格里莫别墅吗?”他问,口吻里暗含了一丝轻蔑。

 

哈利立刻就认定这新来的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讨厌鬼,尽管几秒钟之前他还为对方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和苍白英俊的面容而心跳加速。

 

“没错。”哈利直起身,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足够冷淡却又不失礼貌,“请问你是哪位?”

 

“德拉科▪马尔福。”那人傲慢地回答,“我想应该有人通知过,我要在这儿借住一个暑假。”

 

哈利在记忆里搜寻了片刻,才想起西里斯前些日子的确在饭桌上说过这事儿。

 

“我堂姐似乎认为在结婚十八年后再去度个蜜月是个不错的主意。”西里斯一边往嘴里塞着熏鸡肉一边嘟哝,“所以要把他儿子送过来——那是个被惯坏的臭小子,哈利,记得离他远点。”

 

“离他远点!”这真是哈利从西里斯口中听到过的屈指可数的金玉良言,只可惜日后的种种尽皆表明,这难得的箴言并没能派上用场。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哈利,哈利·波特。”黑发青年摘下手套,朝对方伸出手:既然他们不得不在同一屋檐下共处整整两个月,眼下还是别闹得太僵为妙。

 

然而自称马尔福的青年却并没有反握。他始终保持着双臂抱胸的姿态,快速地瞥了哈利一眼,视线从后者乱糟糟的黑发和沾满了泥巴和草屑的工作服上扫过,然后皱起了眉。“杵在大门口聊天就是布莱克家的待客之道吗?”他语带讽刺地问道。

 

这下轮到哈利皱起眉头了,对方显然无视了他释出的善意。他收回手,口气更冷了几分,“那你就跟我进来吧。”他说,举步欲往屋里走去,好把这个大麻烦扔给西里斯——他可没法继续忍受跟这个趾高气昂的家伙再单独待上一分钟——不料还没迈出第二步就被叫住了。

 

“等等!”金发青年不满地拉长了语调,见哈利满脸莫名地看过来,便扬起下巴示意脚边的皮箱,“你不来拿这个吗?”

 

哈利一时愣住了,没搞懂这人的意思。直到马尔福再次发出不耐的催促才反应过来,对方貌似是把自己当成了别墅里普通的佣人来使唤。哈利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脏兮兮的装扮确实很容易让人误会,这也解释了这位自恃身份的少爷刚才为何拒绝了与他握手。

 

但明白理由是一回事,能不能压住从见面伊始便开始积累的熊熊怒火却是另一回事。

 

“听着,我不管你之前见鬼的是哪家的大少爷,”忍无可忍的哈利同样抬起下颔,极力克制着自己想一拳招呼上去的欲望,低声咆哮,“但在这儿,有手有脚却不愿自力更生的家伙还是尽早滚回家的好!”

 

说完他又狠狠地瞪了马尔福一眼,气势汹汹地往屋子走去,也不管被抛在身后的那人是如何一脸的不敢置信。

 

 

说实话,哈利对新房客的第一印象可谓糟透了。而且他敢打赌对方亦是。

 

 

哈利毫无愧疚地将那个不受欢迎的客人独自丢在了外面,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冲了个澡。他倚在冰冷的瓷砖上,叹了口气,任凭冷水一点点浇熄烈日照射下的暑气和在胸口蹿升的愤怒。过了片刻,冷静重新占据了哈利的头脑,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尽管那个马尔福也至少该负一半的责任——可无论如何,他作为这里的主人却没能做好招待的义务。那个新来者将来将会为此而抱怨不休(他能想象那家伙绝对会这么干),这或许会让西里斯觉得难堪,而让那个男人伤心是哈利在这世上最不愿意做的一件事。

 

“我得想办法挽回下情况。”哈利对自己嘀咕。他挫败地把手插入头发,看向浴室里的蒙了层薄雾的镜子,“赫敏说得对,我该收敛下脾气了。”

 

他关掉花洒,做了个深呼吸:无论形势如何,他总得出去面对。

 

马尔福已经坐在了客厅里,正百无聊赖地翻阅着茶几上的汽车杂志。皮箱就放在门口,看来无论有多不甘不满,这家伙最终还是屈从了这里的规矩。这让哈利暗自稍稍松了口气,同时也寻思着接下来要如何开口。

 

不过他立马就毋需烦恼了,金发青年抬起头来,面上犹有一丝不快,但目光在投向哈利时却掠过一丝奇异的神色。

 

“我假定你已经把自己收拾好了?”马尔福挑眉,露出似乎是想继续挑衅的模样,不过哈利成功地说服自己无视了这点。

 

“唔,抱歉。”黑发青年轻声咕哝,没注意到另一人闻言后面上一闪而过的诧异。他迟疑了一会儿才拖着脚步走向那个皮箱。“你的房间就在二楼,一个礼拜前就准备好了。”哈利决定尽可能的为自己先前的行为做些弥补,于是伸手准备把箱子提上楼,不过另一只手在那之前就拎起了它。

 

“自食其力。”马尔福露出一个让哈利感到一阵心虚的假笑,回答的语气依然透着些许嘲讽。

 

哈利尴尬地收回手,挠了挠头发。方才他的手跟马尔福闪电般擦过,明明只是转瞬即逝的触碰却让他极不自在,那一小块皮肤仿佛正火辣辣地燃烧着。

 

“呃,楼梯往这边走。”他指着身后的楼梯没话找话道,“上楼后的左手第三间,你的另一个箱子昨天就寄到了……”

 

事实上,马尔福的房间与哈利的相毗邻,站在其中一间露台上伸长手臂就能碰到另一间的栏杆。哈利悲观地想到也许自己这一个暑假都需要把那扇通往露台的玻璃门给封起来。

 

屋子布置得很简单,床单是昨天刚洗过换上的,墙边的桌台上摆着一捧百合,淡淡的香气在空气中浮动着。马尔福扫了它一眼,转向哈利:“你的品位?”

 

“我觉得挺不错的,”黑发青年防御性地回答,视线紧盯着另一人的动作,“如果你不想要……”

 

“差强人意。”马尔福打断了他的话,简短地说。这倒让原以为他会吐出更加尖刻的评论的哈利怔了怔,一时竟没找到合适的言辞来继续对话。可与此同时他心里也轻松了些:说不定这人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相处。

 

“我就住在隔壁。”在哈利能阻止自己的舌头之前这句话就蹦了出来,“有什么需要可以敲门。”

 

我一定会后悔的!哈利懊恼地想。

 

马尔福蓝灰色的眼眸闪动了一下,接着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我会的。”他说。


===


ch2

评论(5)
热度(57)

2015-07-31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