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周叶】并肩同行 04

叶神in轮回、周叶队友设定、OOC

*因为上面设定的缘故,与原著矛盾不符的私设堆成了山,介意者请绕道,谢谢!

前篇走:010203

(此章通篇胡诌,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种基本没人看又全是bug的战斗我为啥写得那么high_(:з」∠)_)


=====


转会新闻一结束,夏休期也紧随而至。

 

轮回的队员倒没急吼吼地收拾包袱打道回府,他们大部分的人就家住S市,要回去看看也就是换几部公交的事儿。队伍走了核心迎来新人,怎么都得留下来看看、切磋几把,好让心里有个底。

 

周泽楷就更不会走了,上次叶秋指导完后提的洗点重加技能的建议,他是上了心的。这些天他一边研究着比赛录像,一边下竞技场实践,拿自己原本的小号跟一枪穿云比来比去,琢磨着列出了好几种新的加点方法。只是一来经验不足,二来当局者迷,他实在确定不了哪种更适合自己——总不见得每种都来尝试一遍吧?

 

周泽楷正对着电脑发愁时,突然听到有人敲响了自己的房门,边敲还边问道:“小周,叶队说想来场2vs2的对战,你来不?”

 

因着夏休期不是硬性规定的训练时间的缘故,留在俱乐部的这批人作息也较比赛期间随意了些。整个上午周泽楷都待在宿舍里,用小号单刷了几个神之领域的副本找感觉,而他手边则摊着一本笔记,上面有条有理地记录了各种心得体会。此时听到外面的问话,他连忙应了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枪穿云。

 

佟林等在外头,见人出来了便招呼一声,一起朝训练室走去。经过几天的同吃同住同游戏,周泽楷跟其他队员的关系虽还谈不上熟稔,倒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生疏了,佟林算是能跟他聊得来的几人之一,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就这么优哉悠哉地到了训练室。

 

“来啦?”听到动静,处在里面的方明华转头招呼了一声,又立刻看回屏幕。而对战中的两人眼都没抬,手上的动作不停。虽然看不到屏幕上的战况,但一对比叶秋那从容不迫节奏稳定的键盘敲击声和他对手那咬牙切齿的的神情,还有在旁观战的方明华一脸惨不忍睹的样子,新来的两人都在刹那间明了了结果。

 

“叶队又要赢了?”佟林撇下周泽楷,窜到方明华身边问道。

 

方明华点点头。

 

“唉,你说队长每天都雷打不动地来虐咱们一遍,有啥意思呢?”佟林感叹。

 

“是没啥意思啊。”方明华赞同地说,“所以队长换了个玩法。”他指指屏幕,满脸的高深莫测。佟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瞬间呆滞,待揉了揉眼睛再看,登时骂了声“卧槽”。

 

周泽楷好奇地跟着看过去,发现叶秋居然是拿着一个牧师号,挥舞着一把闪烁着圣洁光辉的十字架,抡得对手毫无招架之力。

 

佟林震惊过后,又立刻凑到另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老钱,你行不行啊?”

 

尽管正手忙脚乱地应付着一波攻势,钱华依然飞快地没好气地回敬了一句:“你行你上啊!”

 

佟林沉默。无论赛场上还是副本中,牧师最多承担的角色还是治疗,即使它有一些光属性的攻击手段,网游中一部分非主流玩家也会主堆攻击性技能,但还真没人想得到这个职业单挑起来能这么猛。

 

最后的结果毫无悬念。钱华一推鼠标,生无可恋地趴在桌上作痛哭流涕状:“居然输给了一个治疗!这游戏没法玩了,你们走开,我想一个人静静……”

 

“年轻人,想开点。”叶秋用一副体贴的口吻安慰他道,“要不我用守护使者号让你赢一把?”

 

钱华悲愤地要撸袖管跟他真人PK。

 

叶秋机敏地在人扑过来之前双脚蹬地,让转椅哧溜溜地滑到无辜地站在一旁的周泽楷身后,拉着后者当挡箭牌,探出个脑袋正色道:“严肃点,说正事呢!2对2的团战,你跟佟林一组,我跟小周一组,我用牧师号,反对意见驳回,就这么决定了!”

 

“……”这是虽然冲着PK而来但还是觉得自己莫名躺枪的周泽楷。

 

“……”这是内心觉得队长很有想法但还是好想揍人的钱华。

 

“……队长啊,既然这样,那你叫我过来干嘛?”这是沦为真·围观路人方明华。

 

叶秋转向自家真正的牧师,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说:“借号啊!”

 

“…………”

 

对战的方式就这么乱哄哄地定了下来,某种意义上而言需要以一敌二的周泽楷顿时感到了压力山大。方明华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把自己的账号卡交给他身后的叶秋,那表情活像是把自家闺女送入村头恶霸手中似的。

 

房间是叶秋建的,地图随机生成了一副古城小巷的景色,中世纪风格的石板路弯弯曲曲地向四面八方延伸,街道两旁还有许多破落的店铺可供藏身。就二对二的战斗而言,这地图显得略复杂了些,不过周泽楷并不介意:虽然神枪手是远程职业,视野开阔的地图更有利于攻击,然而他现在还带着个牧师,正面对上反而更加棘手,最好能靠埋伏偷袭之类的方式抢得先机,若是刷新到了一片光秃秃的旷野上,那才让人头痛。

 

竞技场里双方的刷新点呈对角形,周泽楷估计凭对方的速度应该没那么快绕到己方背后,便操作着一枪穿云在巷道里穿梭着,手持双枪警戒地关注着四周的同时也寻找着合适的伏击点。笑歌自若慢吞吞地跟在他后面,边走边东张西望,那样子好像是出来观光旅游一般。

 

差不多了。一枪穿云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一眼笑歌自若。

 

作为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叶秋,平日里无论参加什么比赛,基本都是团队里默认的指挥。可是今天他突然换了号,一路上也意外地保持了低调沉默,竟让周泽楷一时忘了这回事,从出发开始全凭着自己的判断行动,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顿时心下惴惴,生怕出了什么纰漏。

 

“这儿不错。”笑歌自若肯定了周泽楷的判断,然后示意他竖起耳朵,又消息道:“近了。”

 

“30”镇定下来的周泽楷迅速回道,意思是敌人距离两人大概还有30个身位格,足够他做好准备了。一枪穿云翻身踩着一道矮墙悄无声息地跳上屋檐,而笑歌自若则借着房屋的掩护,蹲行着闪进一条细长的小径。

 

脚步声没多久就停了,显然对方也预见到了埋伏的可能性,不会傻傻地自投罗网。随着一阵轻微的嗡嗡声,佟林的机械师冬木放出了机械空投,两个圆咕隆咚的玩意儿转着螺旋桨慢慢地飞到了一枪穿云的头顶;而底下,机械追踪的小机器人正欢快地朝笑歌自若的藏身之处跑去,而钱华的剑客吴霜钩月也紧随其后。

 

被戏称为“直升冬瓜”的机械空投并没有自动寻找目标的功能,眼看着敌方二人正慢慢接近,尚未被发现的一枪穿云完全可以在高处走位避开俩人视角再进行绕背偷袭。然而眼下周泽楷却迟疑了:身为攻击手的他,跟治疗组队遇敌时的第一反应始终是将后者掩护在身后。

 

走还是留?两种念头在他脑中激烈地斗争着。不过战场上犹豫不决乃是大忌,周泽楷所谓的纠结也就一两秒的时间,随即下定决心,一枪穿云举起了左轮对准了上方的直升冬瓜。他心下清楚,枪响过后,自己的位置必将暴露,再之后就得硬碰硬地上了。

 

只是在他即将按下攻击键的前一瞬,队内的消息框里突然多了两个字:

 

“绕背”

 

是叶秋的指示,简洁明了,却与周泽楷的选择正相反。

 

周泽楷的手指悬在了按键上。

 

他忽觉自己陷入了思维定势,而忘了眼下这个牧师背后的操作者其实有着“荣耀教科书”的称号,哪怕用着治疗号也能有一战之力。一枪穿云当即收起双枪,开了疾行,飞跑着从屋顶上一跃而下。与此同时,笑歌自若倏地展开天使之翼,从隐蔽之处浮向半空,避过了地面上的机械追踪,紧接着又是一道神圣之火,封住了其中一个机械空投的炸弹。

 

趁着两人被突然出现的牧师下意识地吸引了注意力的瞬息,一枪穿云落地,双枪几乎同时射击,两颗子弹一发打爆了剩下的那个空投炸弹,一发及时阻止了小机器人的自爆,尔后他直接开了乱射,子弹如暴雨般倾泻而出。纵然对方马上反应了过来,想要采取各种手段抵抗,但与他成夹击之势的笑歌自若释放完了催眠术又开始吟唱圣诫之光,搞得两人一时焦头烂额,这波攻击的伤害大多只能吃下了。

 

地面上的威胁一解除,笑歌自若就马上取消技能落了下来,然后迅速走位,巧妙地避开了几次攻击后退出了眼前的战局,以短腿牧师最快的速度往先前的来路跑去。

 

一枪穿云到底只有一个人,冬木噼里啪啦地抖出一堆道具,又开了钻臂冲击,向一枪穿云急速奔来,牵制住他的同时,后方的吴霜钩月三段斩开路,追着笑歌自若而去。

 

前辈的牧师能不能摆脱剑客的追踪?周泽楷内心的担忧不言而喻。可若要前去救援,他就势必与直冲过来的冬木撞上。神枪手是远程职业,近战本就不利,而他的枪体术也还不熟练,差不多要五个身位格才能稳定发挥。好在机械师也是中远距离职业,近距离的缠斗不会持续很久。周泽楷按捺下胸口涌起的那丝焦躁感,定了定神,操作章法不乱,一枪穿云果断应敌,势将攻击的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中。

 

论单挑水平,还是周泽楷占优,冬木的血量下滑速度明显比一枪穿云要快。可惜这场比赛并非单看两人的PK战果来论胜负,冬木的目标不是打倒一枪穿云,而是尽可能久地缠住他,以便让吴霜钩月能解决笑歌自若。周泽楷也明白这点,攻势一步步加紧,想要以此逼对方失误,伺机去找不知上哪儿去了的牧师。

 

频道里面一片空白,说明前辈目前没事。周泽楷相信,被打得腾不出手来求援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在叶秋身上。笑歌自若的血条是在下滑,但并不连续,看来吴霜钩月没能对牧师形成完整的攻势,他应该来得及……

 

在对战时分心,哪怕时间再短暂,都有可能出现漏洞被对手逮住,何况佟林本人有着四年职业比赛的经验,怎么可能错过这个空隙?冬木之前偏重躲闪牵制,攻击技能用得并不频繁,此刻一波剧烈爆发,一枪穿云的形式顿时不乐观起来。周泽楷猛地回神,明白再怎么懊恼都已于事无补,必须想办法补救。于是在机械师的又一波攻势下,一枪穿云硬挺着伤害与冬木拉开了距离,争取到了缓口气的机会。

 

“哎哟什么情况?欺负小朋友啊!”

 

公用频道上突然跳出了一行字,周泽楷和佟林几乎同时愣了下,然后就见一枪穿云的身上浮起一层淡淡的光晕,刚损失的血条转眼又被补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的???”

 

三个问号足以展现佟林的震惊,毕竟笑歌自若是往他身后那个方向逃的,且后面还跟着个吴霜钩月,现在怎么又从周泽楷背后钻出来了?

 

“走回来的。”叶秋手下的笑歌自若名副其实,淡定自若地呵呵一笑,转头叮嘱队友:“抓紧哦,另一个不会迷路太久的。”

 

二对一,两人一方带治疗,这下爆发的换成了一枪穿云。等吴霜钩月紧赶慢赶回来时,冬木只剩一层血皮了。一枪穿云直接调转目标,把机械师留给已然安全无虞的牧师慢慢折腾。

 

等“荣耀”两字浮现时,佟林再一次深刻地反省了自己先前嘲笑钱华干不过牧师的行为,并忧心忡忡地怀疑下次上场时会忍不住把技能朝自家牧师丢去。

 

方明华巴巴地蹲在叶秋桌边,等着接回自己的账号卡。虽然有幸被第一人操作,笑歌自若打出了水平打出了与往日不一样的风采,但方明华依然觉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神圣的牧师在屏幕里满地摸爬滚打还抡臂揍人,实在太考验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至于原本应该是去解决牧师而不是被牧师解决的剑客——“老钱,路痴是病,不要放弃治疗啊!”叶秋笑眯眯地撑着下巴说道。

钱华翻了个白眼,因为理亏没敢吱声。这地图虽然弯弯绕绕,但也没复杂到堪比迷宫的程度,可叶秋却偏偏利用自己熟悉的那半边地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挪腾转移,愣是把剑客甩开,自己堂而皇之地抄小路回去了。

 

几人又继续闲扯了一会儿,起初是叶秋半嘲讽半讲解的分析,周泽楷点开保存的录像,竖起耳朵边听边对照着视频学习,结果没大会儿话题就朝着“输了的人请客夜宵啊!”“用了我的卡,胜利就有我的份!”之类的插科打诨一去不返。周泽楷抬起头,望了眼挨在一起说笑的四人,复又专注回屏幕。

 

其实讷于开口的周泽楷还挺羡慕这种融洽的聊天氛围的,但天性如此,他也没想着要勉强自己参与进去。等到周围逐渐安静下来时,他才发现,貌似训练室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察觉到环境从热闹变为冷清的瞬间会让人无端生出些空荡荡的不安,但也稍纵即逝,仅限于此。周泽楷只是下意识地往原先几人聚集的方向瞟了一眼,便收回注意力。进度条还剩下不少,他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便接着看了下去,一时传入双耳的只有游戏里的射击与爆炸声。他时不时地暂停,对某个细节进行确认。就这样断断续续地研究了许久,待到视频进展到冬木抓住一枪穿云的破绽开始穷追猛打的那刻,一个男声在他背后骤然响起:“这个失误有点不应该啊,在想啥呢?”

 

周泽楷被惊得差点跳起来。他霍地转头,看到叶秋正双手插兜站在自己身后,神情认真地盯着屏幕,看样子已经陪着看了有段时间了。

 

见周泽楷没有动作,叶秋便自己上前将视频进度往回拉了一点,按下暂停:“就是这里,你的反应明显有些迟钝,尽管之后的补救还算不错,但要是我没及时出现的话,一枪穿云的情况就很危险了。”

 

没有指责、没有批评,只是很简单直白的叙述,却让周泽楷在比赛时被压下的羞愧重新强烈地涌上心头。他放在膝头的双手不自觉地捏起,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抱歉。”他小声道。

在青训营时期,周泽楷的成绩可谓是一骑绝尘,而最近成为准职业选手,训练时也没出现过什么严重失误。在听惯了赞美之辞以后蓦地被人明确指出一个低级错误,不免要比旁人更加难受。周泽楷垂着头,咬紧了牙关。

 

“对战时不能因为一时占优而分心大意。”叶秋说,“你当时在想什么?”

 

“……前辈。”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嗫嚅道。

 

“是担心我被追到?”叶秋不得不从这简略到引人误会的答案中去猜实际含义。

 

“嗯。”

 

“之前两方相遇的时候,要是我没叫你绕背,你是不是打算跳出去直接对上?”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叶秋蹙眉,仿佛想到了什么般陷入沉默。周泽楷僵硬地坐在座位里,紧张地等着队长的评判。他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只好盯着叶秋思考时无意摩挲着嘴唇的手指。

 

“小周你,好像挺有核心意识的?”良久,叶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周泽楷不由挺直了脊背,不确定这话背后的含义。

 

“就是说,比赛时你习惯于按照自己的判断行动,遇事就把一切都抗自己身上。”叶秋笑起来,拉开另一把椅子反坐着,“不能怪你,训练营时你成绩太好了,团赛练习时想必是热门人选吧?”

 

“你进来后我又看过几场录像,你的队友不能说不好,但相对你而言逊色不少。因为太优秀,所以比赛中承担的责任最大,虽然只是训练营中的练习赛,倒也让你养成了这样的意识。”叶秋伸出手,拍了拍被说得有些发愣的周泽楷的脑袋,然后话锋一转,“不过别得意忘形了,比赛的胜负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责任。何况既然进了轮回,那么队伍的核心就是我,你还差不少火候呢!”

 

这番话毫无自谦之意,甚至还有些尖锐,这要换个人来听,指不定要以为是队长在警告自己注意分寸。幸好周泽楷不会这么理解。叶秋的话语提醒了他,自身太出色,因而他会对不如自己的队友在一定程度上缺乏信任,在场上他思考问题的角度永远是“如果其他人失败了我应该怎么办”。其实这是人之常情,但现在叶秋告诉他,必须扭转这种观点,因为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胜负并非仅系于某人一身。

 

“下次你觉得怎么做最好,就放手去做。”叶秋懒洋洋地趴在椅背上看着他,轻描淡写道,“后面有我兜着呢!”


TBC


本章字数已爆,技能点问题还是下次再谈吧_(:з」∠)_

最后 @哦 生日快乐~

评论(7)
热度(63)

2016-05-23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