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德哈】齿轮、玫瑰与明日之歌

并不靠谱的蒸汽AU


===


铜铸的地平线逐渐生锈,

往昔囚禁于戒律,

大地的肺腑溢出叹息,

尘土中散出的,

只有蒸汽的幻影。*

 

 

Chapter 1

 

1893年10月31日

 

哈利脱下沾满机油的手套,捋了一把汗湿的额发。他的面前是一张典型的属于机械师的工作台,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件、工具和润滑油,而摆放在正中间的那个由钢铁、黄铜和植物纤维构成的作品,就是他忙了将近一个礼拜的成果。

 

严格来说,这仍然是个半成品,还差最后一个步骤才能达到最终效果,工作暂停的原因是缺少了一个合适的调节螺丝。哈利叹了口气,不过既然最关键也最复杂的部分都已经完成了,他觉得有理由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

 

他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刚闭上眼,一道尖锐而高亢的汽笛声就轰过头顶的气窗回荡在狭小的屋内,紧随而来就是火车吭哧吭哧咆哮而过的声音。哈利皱了皱眉,自打他搬来之后,每天都要忍受十几次这样的打扰,早已习惯了。他也不想为此抱怨,要知道哪怕是现在,要能找到一处便宜到他能单独承担租金的屋子也很不容易。

 

哈利是孤儿,父母早逝的那种,因为被姨妈一家收养而避免了在孤儿院长大的命运,但说实话,他有时宁愿自己去了孤儿院。他真不明白当初姨妈为何要把自己留下来——从他能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的那天起,佩妮姨妈就没停止过对他浪费自己精力和食物的牢骚:

“你应该感恩戴德!”她经常像这样扯着嗓门训斥,“要是我们没有把你捡回来,你早就饿死在街角的臭水沟里了!”

 

或许真是这样没错,而作为回报,哈利充当了姨妈一家的佣人和出气筒,偶尔还客串一下他们向别人展现自己“仁慈善良”的品格的道具。谢天谢地,他总算摆脱他们了。

 

汽笛声逐渐远去,变成遥远的呜咽。哈利往窗外看了眼,天空永远是灰蒙蒙的,让人分不清头顶堆积的到底是云层还是烟雾,但饥肠辘辘的胃部提醒着他,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他伸了个懒腰,小心地避开悬在头顶的汽灯,然后借着晕黄的灯光整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工作台,在角落那个冬天经常会冻住的龙头那里接水洗了把脸,推门出去。

 

深秋的寒风挟着海水的咸味儿在大街和小巷里穿梭着,人们都低着头步履匆匆,在经过一群身着制服的家伙附近时更是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脖子里面去。他们是正在巡逻的宪兵队,步子不怎么整齐,年轻点儿的脸上带着高人一等的傲慢神情,但年长的显然已经对在这片落后的街区耀武扬威失去了兴趣,他们到处张望着,迫不及待地想逮住某个倒霉的小偷、骗子,或者——能往上头邀大功的,乱党成员。

 

“哼,虚张声势!”

 

哈利顺着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少女也正望着他们,脸上的神情混合了十足的轻蔑与厌恶。注意到哈利的视线,她的眉毛扬了起来,表情也略微柔和了些:“哦,哈利,真高兴见到你——看来你的工作完成了?”

 

“马上,赫敏。”哈利纠正道,连日来的疲惫使得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此刻上面多了丝轻松的笑意,“我正要去搞定最后一个零件,然后就能睡个好觉了。”

 

“太好了,还缺什么零件?你可以先来我这儿看看。”她提议道。

 

“MUT08型的螺丝。”哈利回答,“我需要它来调节两根管子。”

 

赫敏皱起了眉思索了片刻:“MUT08……很小的那种?好像并不常见,我这儿也没备用的。”她抱歉地笑了笑。

 

哈利摆手示意无所谓:“我本来想试试能不能用LAT08代替的,可惜失败了。”他耸耸肩,语气有点遗憾。

 

“机械要求的是绝对精准。”赫敏立刻严厉地告诫,“你可千万不要随便应付!”

 

哈利不得不向她发誓保证自己一定会保持认真的态度直到东西完成。赫敏·格兰杰在机械方面算不上天才,但她对于研究有种近乎狂热的兴趣。当哈利还在照着书本按部就班地努力学习制造步骤时,她已经能自行设计一些简单的机械用具了。作为邻居和好友,她给予了哈利许多指导和建议,这些帮助要远远超过后者从那些七拼八凑找来的过时的资料里所得到的。

 

“小心宪兵队。”赫敏劝告说,“这帮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家伙,我看正巴不得找些麻烦来表现一下。”

 

这也是大部分平民对宪兵队的态度。哈利点点头,像其他人一样拉高了围巾,加快步伐往目的地走去。

 

两条街外是老汤姆的杂货店。他是个挺着啤酒肚的老头儿,一直都乐呵呵的,附近的人都爱光顾他的店。哈利有时会帮他修理店中那台颇有些年头的蒸汽炉,因此他愿意给小伙子提供比旁人更便宜的面包和熏肉。他的牙齿掉了一半,现在只要一咧开嘴,就能看到里面那一排锃亮的假牙——那是赫敏用丝线和黄铜帮他做的。

 

“我亲爱的孩子!”他远远地看到哈利就从货堆前直起身,中气十足地叫起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嗨汤姆。”哈利说,“生意怎么样?”

 

“老样子,填不饱肚子、但也不会饿死。”老汤姆说,“要点什么?”

 

“来点儿马铃薯吧,我想。”

 

老汤姆给他装了几个个头大的,一边不赞成地摇着头。“唉呀呀,怪不得你看上去这么瘦,这样可不行啊!”他咂着嘴,“再来点罐头吧?”

 

哈利有些犹豫,他的存款快要见底了——尽管最多时也不会超过30个铜币,可比起食物,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买。

“谢谢,但是过几天再说吧。”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需要个螺丝,MUT08型号的那种。”买完这个,明天就可以交货了。他粗略地算了一下,这个耗费了他整个礼拜心血的机械装置可以换来一笔巨大的收入,足够他两个多月的花销。他从来没接过那么大的订单,虽然制造过程把他折腾得够呛。

 

老汤姆显然了解他的状况,没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MU……什么型来着?我总记不清这些长得要命的代号。”他抱怨道,胖乎乎的脸上挤出几条为难的褶皱,“是什么样的?”

 

“最小的、头上有点弯的那种。”

 

“我得找找,哈利,可能要费些功夫。你不介意进来搭把手吧?”

 

自然,哈利答应了,跟在他的身后走进店里。这家杂货店在他搬来前就已经存在了很久,墙壁斑斑驳驳地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店铺的面积不大,却塞得满满当当,左手边垒起的箱子里都是食物、烟草和酒,而右边的货架上则是大大小小的金属部件、扳手、钻头和油膏。柜台上有一面镜子,沾着好几块深色的污垢,这是老汤姆为了方便查看往来之人而特意摆放在那儿的。哈利在经过时瞄了一眼,看到镜面上映出一个有着凌乱黑发和碧绿眼睛的瘦小人影。

 

“应该在这里,让我看看……”老汤姆嘟囔着拉开一个抽屉,哈利赶忙从货堆的缝隙中挤过去帮忙,半眯着眼努力辨别着那些混杂在了一起的各式各样的螺丝、螺帽和铆钉。

他的视力有点差。也许是从前还寄住在姨妈家时,不得不长期在昏暗的环境下偷偷摸摸研究那些满是弯弯条条的机械图纸导致的,所以在盯着这些大同小异的小玩意儿看了没多久之后,他的眼睛就感到了一阵酸涩。哈利使劲地眨了眨眼,又晃了晃脑袋,试图缓解一下这种不适。

 

老汤姆的店铺实在算不上整理得井井有条,加之照明也不太好,因而当他乱转的视线掠过柜台、见到那面脏兮兮的台式镜中多了个黑乎乎的影子时,还以为是货架上的什么东西。直到那黑影晃了晃,他才醒悟过来应该是有人正在门外徘徊着。

 

也许是一位想找店铺主人的顾客。哈利收回目光,扭过头去知会老汤姆。

 

“让他稍等一会儿,孩子!”后者佝着背,呼哧呼哧地说,“我要忙不过来啦!”

 

哈利有些歉疚地咕哝了几句,尔后从乱糟糟的货柜后探出身,准备替主人招呼一下。可是当他再望出去时,门外空荡荡的,仿佛刚才的人影只是哈利的错觉。

 

哈利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刚想往外走些好确认一下,老汤姆突然在背后喊起来:“哈利,快过来看看,是不是这种?”他被这嗓门惊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去,看见老汤姆正捏着一个零件,得意地向他展示着。

 

哈利立刻将那人抛到脑后。“我看看!”他小心地伸手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了半天。

“应该没错。”他最后说道,“谢谢,汤姆先生!”

 

老汤姆哈哈笑起来:“别那么客气,哈利!真的不再要点别的吗?”

 

“这就够了。”黑发少年打开钱袋数起了铜币。老汤姆把剩下的一堆零件哗啦啦地倒回抽屉,接过哈利付的钱后又慷慨地给他多切了一小块硬面包——这让前者有些不知所措。

 

“别在意这点小钱了!”他拍着欲言又止的哈利肩膀粗声道,“我的蒸汽炉和挂钟可都还指望着你呢!”

 

哈利腼腆地笑了笑,接受了这份好意,就此与老汤姆告别。经过群聚的宪兵队时,他听到有好几人对他简陋的晚餐报以嗤笑。

 

这没什么。

 

哈利回到家,煮了两个马铃薯,就着那块小面包草草地吃了晚饭,便倒头栽进那张只要一翻身就会吱呀作响的床上。

 

这很好。他模模糊糊地想到,尽管还有些小困难,但他一个人对付得来。

 

 

 

晨光微曦,车轮与轨道的摩擦声准时将哈利从睡梦中吵醒。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对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发觉到屋内有什么不对劲。

 

“你醒得可真够迟的。”有人站在他的床边,语气愉快地说。



===


*诗歌节选改编自《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阿多尼斯著)


谁知道第二章在哪里呢_(:з」∠)_

评论(2)
热度(50)

2016-07-31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