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德哈】Through the Death试阅——Chapter 02

在Pomfrey不甘不愿地宣布二人可以下楼活动之后,Dumbledore就召集了凤凰社的核心成员。除了他们之外,还包括Remus Lupin、Minerva McGonagal、Alastor Moody、Nymphadora Tonks、Kingsley Shacklebolt、 Weasley一家以及Hermione Granger。

 

当然,还有那个被选中的男孩:Neville Longbottom。

 

 

James不安地在椅子上动了动。自那天之后,他们就没能再和那两个孩子谈过。Dumbledore认为有些情况应该让所有人了解。

 

Harry蜷缩在校长身旁的椅子里,由于大病初愈的关系脸色还不是很好。Snape确认了他剩余的魔力只有一个Hogwarts新生的水平,不过他本人看起来并不太在意。

 

而Draco Malfoy,像过去一样,紧挨在他身边,不需要多敏锐的感觉就能发现他对黑发男孩(其实他与Draco一般大,但瘦小的身形总让他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极强烈的保护欲:与那天对落在自己身上敌视的视线无动于衷相反,他威胁性地扫过那些对Harry流露出不友好态度的人们,而James不愿承认那个十八岁青年的眼神有着让人不自觉颤抖的能力。

 

Dumbledore拍了拍手,友善地对新加入的二人笑了笑。Harry回以一个羞涩的微笑,而Malfoy仅仅傲慢地点了点头。可以想见,这马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反感。

 

“我对他们的身份表示怀疑。”疯眼汉毫不客气地当面指出,“Dumbledore,你不能让不明不白的人进到总部里来。”

 

被指着的人只回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

 

“Alastor,我相信他们没有恶意,尽管他们的身份比较……特殊。” Dumbledore平静地说,“我之前就与他们聊了聊,然后结合一些证据,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考虑所有人的接受能力:

 

“他们来自另一个平行时空。”

 

 

人群蓦地发出“嗡嗡”的讨论声,没有人能够轻易相信这种宛如天方夜谭的故事,一些人带着非善意的评判目光审视着两人。Harry安静地坐在一边,淡然的神情仿佛并无所谓。不过Lily捏了捏James的手,他们察觉到了男孩不经意泄露的低落情绪。

 

“在讨论我们的问题之前。”Draco Malfoy,自然比任何人都快地发现那一点,开口转移了话题,“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对Malfoy家继承人的存在表示拒绝接受?”

 

   

“Malfoy家族已经不复存在了。” Moody粗声粗气地回答,那只魔眼开始疯狂地转动。

 

年轻的Malfoy顿时露出被冒犯的神色,眯起了双眼:“你什么意思?”

 

“Malfoy的最后一任家主,Lucius Malfoy,在十八年前就死了。”

 

“这不可能!”金发青年震惊地叫出来。

 

 

这是Snape第一次见到那个金发青年显出茫然无措的表情,这让他看上去与他的实际年龄更接近一点。如果换个场合,大概Snape会乐于享受一个贵族的失态,不过谈论友人的死亡于他而言也并非一件愉快的事。

 

“Lucius原本是一个食死徒,不过在迎娶了Narcissa之后就渐渐退出了核心圈子。黑魔王对此表示了不满,并且要求Lucius带他的妻子一起接受黑魔标记,因为Narcissa同样出身于纯血的Black家族。”他瞥了在场的唯一一个Black一眼。

 

“可是Narcissa并不乐意。她当时已经怀孕,害怕接受这种完全由充斥着黑魔法的标记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而Lucius,出于对妻子和孩子的爱,支持了她的决定。”

 

“他原本已经想出了一个完美的理由,可惜黑魔王并没有相信他——他从来都是多疑而猜忌的。不过表面上,黑魔王赞扬了他的忠诚,并以此为借口把他派去执行一个十分危险的任务。而在Lucius离开期间,黑魔王召见了Narcissa,强行烙上了标记。”

 

“Narcissa开始所想的没错,她的身体对标记产生了很强的排斥反应,而且巫师在怀孕期间身体十分虚弱……当Lucius感到不对而匆匆赶回来的时候,得到的只有妻儿双双去世的消息。”

 

一时间,大厅里寂静无声。几个年轻的社员面面相觑,看来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段故事。Harry忧虑地把手覆上身旁人的后背,像安慰一个孩童一般轻轻抚摸。

 

Snape紧盯着那个Malfoy。Lucius曾提到过Narcissa希望用星座来为继承人命名,这是Black家的传统。而鉴于友人对龙的热爱,他几乎能够确定“Draco”将会是Malfoy下任家主的教名。

 

“Lucius就是从那一天起彻底背叛了黑魔头。” Moody接过话头,他向来都容不下一星半点的罪恶,哪怕那是一个悔过自新的人,在他看来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食死徒。所以当其他人都在为年长的Malfoy的死而感到遗憾时,只有他能够不受影响地继续讲述,“当Snape的间谍身份差点曝光时,是他主动顶罪,最后被那个魔头杀了。”

 

坐在一旁的Weasley夫人不赞成地咂嘴,显然她认为不该在一个孩子面前这么轻描淡写地提起他父母(尽管他们并不确定)的死亡。

 

“当然,我也和许多人一样,纳闷他这种选择的理由。” Moody不为所动,“按说那些纯血贵族首要关心的就是家族的传承。在失去了一对妻儿之后,即使Lucius想要报仇,也应该优先保证Malfoy家拥有另一个继承人才对。”

 

在场的所有女性都为他的发言而不满地望着他。Tonks生气地叫道:“哦老Moody,你一定没怎么爱过。这可不是能让你安心权衡得失的问题!”

 

“Moody说的没错。”Snape丝滑的嗓音插了进来,打断了粉发女巫的气咻咻的话,“不过那只是针对一般的贵族而言。而Malfoy家族的情况有些特殊。”

 

“我们拥有Veela血统。”沉默许久的金发青年低声说道,“一生只拥有一个认定的伴侣。”

 

* * * * * *

 

Harry靠在Draco的身上,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够帮助伴侣度过这一段艰难的对话。一开始他欣喜于这个“父母”依旧活着的世界,但在听闻Lucius的死讯后,他真心感到难过:他知道Draco多敬爱自己的父亲,也明白那种骤然失去至亲的痛苦。

 

沉思良久,Draco才重新开口,声音却已恢复极端的冷静:“Snape教授,能麻烦您与我一起准备一下Malfoy家族的继承吗?自父、Lucius死后,Malfoy庄园应该就自行封闭了。而现在,我将要去重新开启并继承它。”

 

青年的话让众人都大吃一惊。就连Harry也愣了愣,不过在看到爱人转过来的眼眸时,他瞬间就明白了:这个世界毕竟不是他们原本的世界,Draco的父母在另一边还活得好好的。反而是他和Draco,才是已经“死去”的人。

 

“我的孩子,你确定吗?” Dumbledore温和地问道,“眼下战争的局势非常紧张,而纯血统、尤其是像Malfoy这样有名望的纯血统贵族的继承,一定会引起各方的注意。Voldemort肯定会盯上你们的。”

 

“Slytherin不会放弃属于自己的利益。”Draco勾起一抹假笑,不过James等人注意到他原先用于宣誓占有欲的怀绕在Harry身上的手臂收紧了。

 

仿佛灵光一闪,James脱口而出:“你是为了解决Harry身上的那个诅咒吗?”

 

大部分不明情况的人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地望着他,Sirius和Lily则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而Snape,他一脸仿佛是见到了一只会做算术的弗洛伯黏虫的神情。Dumbledore眨着眼睛。

 

 

这都说得通了。Snape暗想,Veela这种生物天生具有强大的法力,普通巫师从未真正探清过其中奥秘。而Veela的伴侣在二者的连结形成之后也会分享其能力——怀孕的时候除外。任何生物在怀孕期间总是十分脆弱的。

 

他联想到那个献祭诅咒。除了他们本身,没有人知道一个Veela和他的伴侣之间的连结是怎样的,所有的书中只是模糊地描述这种连结“非常深刻”、“如同两个灵魂的直接融合”等等。他在讶异于Draco怎么会让他的伴侣受到这种诅咒的同时,也不怀疑Malfoy庄园里那古老而黑暗的图书馆内会有与此相关的书籍。

 

“诅咒?”Moody吭哧吭哧地问,两只眼睛同时转向一言不发的黑发青年。James相信那不是一种令人舒适的体验,Draco已经身体前倾,以保护者的姿态与疯眼汉对视。

 

“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他语气傲慢地宣称,看来对老傲罗没有一丝好感,“不劳您费心。”

 

“如果你们想要呆在凤凰社,那么你们的一切情况都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 Moody咄咄逼人地说,魔眼上下打量着两个年轻人,“告诉我们,他中了什么诅咒?我至少知道十来种可以让施咒者循着痕迹找到受害人的咒语,而如果它属于其中任何一种的话,凤凰社的位置无疑就会被暴露。”

 

尽管Moody说的没错,而现下并非意气用事的时候,但James仍觉得心里憋了一口气。Lily在一旁深呼吸了几下,他了解这是妻子在压抑自己的怒气。

 

“Harry中的诅咒我大概听说过,”意外的,向来对会议兴趣缺缺的、只关注自己的战斗任务分配的Sirius插了进来,语气还是那么漫不经心,“放心吧疯眼汉,那不属于你的‘十来种’当中。”

 

其余人都惊诧地望着他。Sirius Black,虽然被分到了Gryffindor、也与家族划清了界限,但这些都抹不掉他骨子里那种代代相传的高傲脾性。除了劫道组的另两人,也只有对Dumbledore、疯眼汉Moody这些资历较老的人才有些敬意。可现在他竟然当场驳斥了老Moody?

 

James的眼睛不由得溜回Harry身上,看到后者正带着一种介于感激和哀伤之间的目光看着Sirius——一种他不愿意深究的目光。

 

“谢谢你,Sir……Black先生。”

 

Sirius哼了一声,“Sirius。别叫我Black。”

 

Harry笑起来,那是一种真正愉快的笑容,甚至让身旁一直处于警惕状态的Draco也微微放松下来。

 

Dumbledore就在这时加入进来:“我明白你的顾虑,Alastor。不过我向你、还有在座的各位保证,这两位不会给社里带来危害的。”他朝Harry露出一个藏在白胡子里的微笑,“而现在,Poppy警告过我Harry依然需要更多的休息,如果对他们没有其它问题的话……”他转向他的魔药教授,“Severus,麻烦你送他们回房间吧,也许小Malfoy先生需要和你聊一聊。”

 

Snape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准备领着那两个青年离开。

 

而他的动作却被人打断了。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到Lily Potter,社里的医疗师,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地举起了手。

 

James立刻明白妻子要问什么了,因为他也正被同样的困惑纠缠着。

 

女巫直直地看着那个黑发的青年,嘴唇不知是因为需要吐露的言语抑或即将获得的解答而不断颤抖。James不由得握住了妻子的手。

 

“你……”她的嗓音轻得宛若耳语,“是Harry,Harry Potter,对吗?”

 

席间安静得几乎听不到呼吸声。

 

“是的。”男孩转过身来,温柔地回答,那双与母亲如出一辙的绿眸闪动着不知名的光,“同时也是James Potter与Lily Potter的儿子。”

 

无人应声。

 

Draco揽着他离开了会议室。

 

门关上的瞬间,Lily突然泪如泉涌;而很长一段时间,James都愣愣地凝视着那扇合上的门板,渴望自己能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 * * * * *

 

二楼最靠里的房间已经被划为新来者的住所,床边的书桌上摆着一束被施了魔法以保持新鲜的百合。Snape注意到那个跟James相仿的男孩似乎很喜欢它们。

 

“Hogwarts。”他耸耸肩,手指轻轻抚过那些花瓣。

 

“单刀直入地说吧,我的时间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多。需要我做什么?”Snape冷冷地问,虽然询问对象是那个Malfoy小子,可目光始终打量着Harry Potter。

他忍不住的好奇。原以为Potter家的小子应该和他父亲一样:愚蠢、自大、冒冒失失又不懂规矩,总而言之是一个典型的Gryffindor。但眼前这个却刚好完全相反:谨慎、敏感,并且周身萦绕着挥之不去的忧郁。Snape不情不愿地承认,跟混蛋James七分相似的小子在性格上却与Lily有更多的共同点。

 

 “Malfoy庄园在英格兰的西南方向,我和Harry完全可以自己幻影移形过去。”Draco搂过黑发的伴侣,“唯一的问题就在于,Voldemort似乎非常垂涎庄园、或者说,庄园里由家族所掌握的魔法资源,因此留了好些食死徒在那儿看守。尽管在最后的继承人死去之后,庄园自行封闭起来无法由外人开启,不过我不希望在回到那里的时候与食死徒产生正面冲突——至少现在不行。”

 

Snape很难不去注意Draco在说话的同时他的一只手穿梭在Potter的黑发当中,并不得不提醒自己Lucius也常常对Narcissa这么做。直到Potter浓密的刘海被不经意地轻轻拨起时,他深色的瞳孔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骤然紧缩。

 

“等等!”Snape大步向前,不顾Draco警告的低嗥声,再次撩起Potter的刘海,然后清楚地看到,在黑发青年的额头上,赫然印着一道与Neville Longbottom——众所周知的救世主——一模一样的闪电伤疤。

 

一贯处惊不变的魔药大师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呃……Snape教授?”不明所以的Harry奇怪地望着他,随即被自己保护意识强烈的伴侣往后一拉,踉跄着摔进后者的怀里。

 

Snape在治疗的时候压根没注意这道疤,与其他的伤口相比,额上的这条陈年旧疤淡得完全不引人注意,然而现在看过去,隐隐泛红的闪电形状似乎述说了无数可怕的内情。

 

“这道伤痕……”他迟疑地开口,求证似的望向那两人。

 

“Voldemort留下的,在我一岁的时候。”Harry淡淡地说,“我和Dumbledore教授谈过这个了。”

 

那只老蜜蜂却什么都没说!Snape恨恨地想。

 

而他们一开始所好奇的,Harry身上那个黑暗诅咒的对象——那个年轻人不得不杀死的实力强大的巫师——是谁,答案也不言自明。

 

过会儿我得和校长好好聊一聊。魔药教授阴沉地怒视着Harry,好像那都是他的错一样。

 

Draco咳了一声,瞪向Snape的眼神还留有对他方才的粗鲁动作的不满:“我假定,Snape教授已经对我们的身份没有其他疑问了?”他的假笑与Lucius十成十的相似,“庄园的开启需要至少一位不属于家族、但又与家族成员关系密切的成年巫师作为见证人。我想,教授您应该能很好地担任这个位置。”

 

Snape没有拒绝。事实上,要证明眼前这个男子所言非虚,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应他所说,开启Malfoy庄园的继承。古老的庄园不会接纳任何不被承认的、妄图通过欺诈手段来侵占家族财产的心怀不轨者。

 

* * * * * *

 

Nymphadora Tonks握紧了她的魔杖。身旁是另几个凤凰社成员。他们正聚集在一起,往Malfoy庄园赶去。

   

Dumbledore在与那两个新来者沟通过后,点名了几个人负责引开驻守在庄园附近的食死徒,以便为庄园的开启以及Malfoy家族的继承排除妨碍。那边的对手不会太多,黑魔王不过是以防万一地留几个新加入的信徒看守着,也许还怀抱着侥幸心理,指望庄园的防御阵哪天突然失灵好让他们进去大肆劫掠一番。

 

陪她一起来的还有James Potter、Sirius Black以及Kingsley Shacklebolt。原本最后一个名字应该属于疯眼汉,不过Malfoy家的小子并不欢迎这个老傲罗,而后者似乎也不太乐意为一个其所认定的黑巫师后代伸出援手。

 

“Tonks,最好把你的头发颜色换掉。亮紫色太惹眼了。” Kingsley在她身后提醒道。女巫撅了撅嘴,嘀咕了一句“反正最后也要跳出去战斗的嘛!”不过依然把发色变为深棕色。

 

“不要那么死板啊,Kingsley!” Sirius双手枕在头后,语气轻佻。即将面临的战斗让他热血沸腾。Kingsley为此无奈地叹了口气。

 

Tonks对自己的这位同被驱出族谱的堂舅颇有好感,不过后者比起鲜少见面的亲人,似乎更喜欢与劫道组的另两个混在一起。

 

 

远远地,他们望见前方候着的三个人影。Draco Malfoy和他的伴侣Harry Potter——Tonks情不自禁地瞄了James一眼——身着巫师社会最传统正式的长袍:翻领、长袖,领口和袖口都描刺着繁复精美的花纹、胸前则绣有纯血家族特有的家徽:两条飞龙簇拥着墨绿的盾牌,正中央花体“M”流转着隐约的银光。

 

至于Severus Snape,依旧裹在那身黑袍当中,满脸不耐。

 

“到齐了?”年轻的Malfoy问。

 

Kingsley点点头。高大的黑皮肤巫师仍有些顾虑:“只有我们四个,人手不知道够不够?”

 

“足够了。”Snape哼道,“你们只需把周围那几个废物放倒,又不是直接冲去端掉黑魔王的老巢。还是说现在的傲罗已经没用到……”

 

“我们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左右。”Harry抢在被Snape故意挑衅的两人跳脚前插了进来(这种事从来不能指望Draco),“开启和继承仪式都不需要太久。Draco和我都相信Voldemort在这儿施了个咒语,好让他在庄园被重新开启的第一时间知晓。不过一旦两项仪式完成,Malfoy庄园也会变得和格里莫广场一样安全。”

 

他讲述时完全地直视着Kingsley:他是四人中唯一一个Harry能够坦然面对的,因而没注意到James捏紧的拳头。

“Snape教授是不可或缺的见证人,而且他的身份也不适合让他被食死徒看到。所以我们会在你们把食死徒从庄园门口引开后再进行仪式。”Harry停了下来,征询地望着Draco,看是否还有遗漏或需要补充。金发青年摇了摇头。

 

 “那我们走吧!” Sirius扬起了一抹狠傲的笑容,就像他过去所面对的每一场战争一样。 


评论
热度(11)

2014-01-20

11  

标签

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