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德哈】Through the Death试阅——Chapter 03

五天前。

   

目送Snape带着两个青年离开后,凤凰社又就Voldemort和食死徒的动向、以及如何对付魔法部里的各种内患讨论了一小会儿。不过,所有人都明白,如果部长仍旧是那个软脚虾Fudge——他是如何获得连任的至今都是个谜,并且大部分社员都认定他已经被下了夺魂咒——那么依靠政府力量作为对抗黑暗势力的盟友只能是无稽之谈。

 

当会议告一段落、大多数成员都离开后,重归于寂静的大厅的门倏然被“砰”地一声重重推开,而立于门后的,是一个怒气冲冲的Severus Snape。

 

“你没有告诉我!”他嘶声道,漆黑的眼眸死死地瞪着坐在原位的Dumbledore,“该死的你隐瞒了我们所有人!”

 

“什么?”代替Dumbledore反问出声的是一旁的Lily。她高高地扬起眉毛,嗓音却不自觉地颤抖着:无论友人指的是什么,她都直觉地相信与那两个孩子有关。

 

Snape粗喘了一口气,勉强拾回了平日的冷静。他凶狠地剜了角落里磨磨蹭蹭想偷留下来的Gryffindor黄金三人组一眼——后者在他“Gryffindor的都那么喜欢干偷鸡摸狗的事吗?”的讽刺中不情不愿地离开了房间——然后再次看向老校长。

 

“你没告诉我们……”他重复了一遍,声音忽然虚弱了一点,“HarryPotter是那个世界的The-boy-who-lived!”

 

 

一开始,除了Dumbledore,没人理解他说了什么。James张大了嘴,表情活像在占卜课上瞌睡时被突然提问从白蒙蒙的水晶球里看到了什么预兆。

 

许久,Remus Lupin才缓缓出声问道:“Severus……这是什么意思?”

 

“我相信我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了,难道狼人血统还会影响听力和智商吗?”魔药教授冷冷地回答。

 

在Sirius愤怒地拔出魔杖前,James就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这不可能!”他疯狂地大喊道,某种本能让他拒绝接受这个信息,“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的额头上有一道闪电型的伤疤,和Longbottom的完全一样。”Snape在他的话说完前就不耐烦地打断,“我想,早就知道这一点的校长先生是不是该表示些什么?”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Dumbledore。

 

老校长缓缓摘下了那顶闪着星星的尖顶帽——这让他看起来更接近于一个疲惫的老人、而非一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白巫师——叹息:“Severus说得没错,我并不是很惊讶你发现了这一点。”

 

Lily惊惶地吸了口气,Remus僵在了原位,Sirius似乎被某样看不见的东西给迎面击中,一脸呆滞。

 

而James,他颓丧地把脸埋进手掌里。

 

 

所以,那个理论上的他的儿子,如果没有在万圣节那天死去的话,便是要面对与Longbottom家孩子一样的命运吗?

James微微颤抖起来。

 

如果再早上个十年,James说不定会为这个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儿子”而骄傲:那时的他还以为战争是一场血气方刚的肉搏,只要足够勇敢就能获胜;危险刺激而令人向往,牺牲是英勇并且值得的。

然而经历了那一场剧变,他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弱小无力和现实的残酷;而在这几年黑暗一方令人无暇喘息的步步紧逼之时,他的心态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和Lily仍有一个孩子,但他无法不怀念那个早夭的小生命。Edward出生后的每一年——即使是到Voldemort复活的现在——都被保证是无忧无虑的;而每年放假带回家的关于Longbottom学长的冒险故事,都是他在饭桌上经久不衰的话题。

 

James从没认真考虑过,如果那些经历——那个脑后藏着Voldemort本人的教授、那个盘踞着蛇怪的密室、那个每一项目都充满了致命危险的三强争霸赛——都是由他和Lily的儿子来面对的情况。

只要稍稍想象一下,他的胃就痛苦地绞成了一团。

 

 

Snape绷紧了声线:“所以,给一个能够说服我、还有这里有权知道真相却被蒙在鼓里的人的理由。Albus!”

 

老校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这让他看上去又苍老了几分。

 

“Harry的确告诉了我他的大概经历——一部分与Neville相似,而另一部分则完全不同。我原本也是想把这一切都告知所有人——毕竟,这些信息对于我们消灭Voldemort的行动而言是极为珍贵的参考。”

 

他顿了顿,似乎在斟酌接下来的解释。

 

“但是当Harry睡着以后,小Malfoy先生就找到了我,要求我对听到的一切都保密。我了解Malfoy家族的血统和二人之间的伴侣关系:他有权利这么做。但我不禁好奇其原因。”

“‘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获得战争的胜利。’小Malfoy先生这样说,‘而Harry是所有人当中牺牲最多的。我希望、并且将不惜一切来确保他不会再次被卷入任何战争危险当中。’”

“我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一旦Harry战胜过Voldemort的消息被传播开来,对方一定也会把他加入重点猎杀对象——无论Harry是否失去了他的魔力,这种情况都过于凶险;而凤凰社里……虽然我不愿恶意地猜度,但‘曾经的The-boy-who-lived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这个念头,就连我也不可避免地动过,更遑论……而小Malfoy先生则完全地看穿了这些。面对一个对伴侣具有完全的保护意识的Veela,我想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恐怕就没办法像这样完整地坐在这里和你们谈话了。”

 

Dumbledore苦笑了一下,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指尖:“而且我得说,小Malfoy先生真是十分……聪明。他在与我谈话时使了个小把戏,当我答应他不会泄密时,事实上我就与魔法生物签订了一份契约。我们都知道巫师与魔法生物之间的契约通常都是后者占据优势,一旦被打破会产生某些不可预料的后果——不,Sirius,别激动,我了解这不是一份性命相关的契约。我猜要是我不小心打破了它,咒语就会把我的胡子变成蓝色、或者让我生出满口蛀牙之类的。”

 

他习惯性地眨眨眼,不过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因为最后的俏皮话而笑出来。

 

 

Lily仍处在获悉真相的震惊当中,泪水不断地从她美丽的脸庞上滑下。James所能做的全部就是把妻子揽在怀里无声地安慰。一部分的他因为老校长承认了自己想要利用他儿子的心思而愤怒,但另一部分——更多的那些——则被无尽的悲哀所埋没。

 

“你刚刚就打破了它,” 过了片刻,Snape才指出道,显然他是唯一一个还能开口的。

 

“哦,关于这一点……” Dumbledore的语气轻松了一些,隐隐还带着一丝狡黠,“当时我答应的是‘绝不会主动向他人提起关于Harry的过去’,不过既然Severus是凭自己发现了这一点后才过来询问的,我想这就不能算作‘主动提起’——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比起我这个老头子,小Malfoy先生似乎更信任Severus。”

 

“我的荣幸。”魔药教授干巴巴地应道。

 

 

这个话题便到此为止了。即使对在场的人而言,真相不过刚被揭开了一角,那两个孩子的过去依然隐藏于一团又一团的迷雾之中,他们想要知道的还有很多。但比起作为第三者从校长口中获知,James更希望,能亲耳听到Harry告诉他们。

   

* * * * * *

 

Snape向他们简述了Draco的要求,这就是他们现在站在这里的原因。

 

James长久地注视着他血缘上的儿子:他应该比Edward大两岁,但光从身形来看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Edward才是年长的那个。不过那双继承了Lily的绿眸却渗透了太多与拥有者年龄不符的沧桑,仿佛他是一个寄居在十八岁青年身躯中的八十岁的灵魂。

 

他急切地想对上男孩的视线,想要确定自己的儿子对这个没怎么尽到抚养义务的父亲的接受程度。James忘不了对方刚睁开眼时轻声呼唤的那声“Dad”,但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那样称呼过James。

 

但Harry从头到尾都躲开了他的目光。不仅仅是他,就连Sirius和Tonks的视线Harry都避免接触、只直视着Kingsley。Tonks也许只是有些奇怪和沮丧,但James知道Sirius和自己一样焦躁。

 

Harry完成了他的讲述,回头看着那个Malfoy家的小子。James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掌心。

 

“那我们走吧!” Sirius脱口道。James注意到友人开始让魔杖在指掌间飞速旋转,那是他心情极度郁闷或烦躁时的表现。

 

Kingsley点点头。Sirius一得到他的首肯便率先朝Malfoy庄园的方向冲去,黑发在身后肆意扬起。

 

“等等!”就当James准备跟着友人一起过去的时候,背后传来了Harry的声音。

 

他们转过身,望着那个青年。后者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瞳孔中盛满了无法理解的担忧。

 

Harry的嘴唇颤动着,一旁的金发小子捏了捏他的手作为安抚。

 

“……请小心(Just be care)。”最终他只吐出这三个字。

 

“多谢!”Tonks笑着朝他挥挥手。

 

James勉强自己也笑了一下。不可否认,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曾期待过,Harry会说的是:“Just be care,Dad!”

 

* * * * * *

 

十来分钟后,Harry、Draco还有Snape才匆匆往庄园那边赶去。

 

远远望去,Malfoy庄园在一片雾霾中若隐若现。原本在门前徘徊的食死徒们的确被引开了,徒留高大的砖墙下顽强生长的蕨类植物以及弯弯绕绕爬满了整扇雕花铁门的藤蔓。

 

Draco厌恶地拨开缠绕在门把上的一根枝桠:“Oops!等我完成仪式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家养小精灵好好把整座庄园打扫到能住人为止。”

他举起魔杖,低声念了几个清洁咒,直到那镌刻在门扉并延伸至墙面的庞大复杂的魔法阵完整地显露出来。

 

“哇哦!”Harry小小地感叹了一声,“我从没注意过这个。”

 

Draco朝他宠溺地笑了笑(Snape迅速朝另一边扭过头):“这个阵只有在庄园封闭时才会显露出来,一旦开启庄园后便会隐匿下去。”

 

他向前一步,将右手按在魔法阵的中心上,口中开始吟唱古老的咒文。Harry勉强辨认出其中包含大段的拉丁文和古代魔文、一部分的法文以及少量的古英语,但具体的含义大概只有Malfoy的继承人才明白。

   

Harry凝视着自己的伴侣,整个仪式其实并不需要他的参与,但Draco坚持Harry应该待在自己身边、而非留在那些疑心未消的凤凰社成员那里。另外,Harry也有自己的想法:开启和继承的仪式虽然所需时间不长,可在进行中时也绝对不能被打断。当他看见Snape同样往前一步,开始按照Draco教给他的念白宣誓见证时,Harry后退些许,警觉地打量着四周,以防哪个漏网的食死徒忽然冒出来。

 

随着Draco专心致志的吟诵,空气中的魔力开始渐渐汇聚,魔法阵的图案也慢慢流动起来,一点点组合成Malfoy家徽的模样。Harry见到自己的伴侣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

 

一切都异常顺利。

 

可Harry在过去漫长的战争中被磨练出的直觉在此时拉响了不详的警报;

 

家徽的图案终于形成,整个庄园被一层淡而柔和的白光所短暂地笼罩:Malfoy庄园在沉睡了十八年之后,再次被成功地开启。

 

不远处传来Tonks的惊叫,而Snape在刹那间扭曲了表情。“该死的!有人触发了黑魔标记!”他咬牙道;

 

Sirius第一个赶回来,扶着受伤的Tonks。但此时Malfoy家族的继承仪式才刚刚开始;

   

Antonin Dolohov(安东宁•多洛霍夫)和Mulciber(穆尔塞伯)同时幻影移形出现在庄园门口,Sirius不得不放弃支撑Tonks,开始投入另一场险恶得多的战斗。这就意味着如Harry他们所料,Voldemort已经得到庄园被开启的消息了,然而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对方居然如此迅速。

 

Draco强硬地把Harry拽进了门内——相当于跨入了庄园的保护范围。他俯身在Harry耳旁急速道:“待在这里!一旦继承开始我就没办法停下来。但只要一完成我就能启动最高级的防御阵了。”

 

Harry攥紧了魔杖:凭他的力量现下冲出去只能是帮倒忙,而眼下Snape不得不应标记的召唤去到Voldemort那边。Harry只能祈祷在Draco完成前Sirius能够坚持住。

 

Draco掏出银质小刀,在手指上轻轻一划。这是第一步:祖先施加于古老庄园的魔法会认出属于自己子孙的血脉;

 

一道恶咒险险地擦过Sirius的肩膀;

 

Draco的鲜血被庄园所接纳,他开始吟咏另一段咒文;

 

伴随着一阵尖利刺耳的疯狂大笑,薄雾中显出一个癫狂的女人身影:“啊哈哈哈哈——Malfoy庄园被开启了!伟大的主人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Harry的心沉了下去。

 

 

Bellatrix没有急于扑向庄园,她的目光在捕捉到陷入苦战着的Sirius和一旁不顾血流不止的胳膊努力帮忙的Tonks身影时,蓦地射出仇恨的光芒。

“主人会同意我先清理门户的……为了纯血的荣耀!”她恶意地舔着嘴角,举起了魔杖,“Avada……”

 

 “Expelliarmus(除你武器)!”

一道红光出其不意地击飞了她的魔杖。

 

Harry开始痛苦地剧烈咳嗽,嗓子里隐约尝到了腥味。他踏出了庄园的保护范围,残存的魔力本就难以支持这种带有一定攻击性的魔咒,何况他还必须打破对方已经凝聚起来的死咒的强大魔力。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现下他必须用尽全部毅力才能强迫自己不瘫软倒下。

 

但那又如何?Harry无法忍受这个疯女人第二次夺走他最重要的人的生命,他不能眼睁睁看着Sirius再次在自己面前倒下。

 

Bellatrix将嗜血狂妄的视线移向了他。

“Potter家的小杂种?嗯?”她勾起一丝嘲弄的笑,干脆地无视了自己的魔杖,直接逼了过来。

 

Harry想要重新退回大门内,但虚软的双腿连支撑站立都成问题。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呆呆看着对方槁瘦的双手慢慢举起、然后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喉咙,根本无力反抗。

 

他隐隐听到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笑、还有咒语引发的爆炸声,但空气被迅速从他的肺部抽走,大脑渐渐晕眩起来,视野沉入一片黑暗。

 

比这更糟千百倍的经历他不是没有体验过,不过现在却如此难以忍受。

 

 “Dra……co……”他绝望地呼唤着,双手抽搐着想要掰开钳制;

 

那女人的手指像鹰隼的利爪般深深陷入了他的脖子,却猝然松开。

 

下一秒他便跌落进一个熟悉到想要落泪的怀抱当中。

 

氧气重新回归。Harry知道自己安全了。 


----更多试阅见猫爪-----


评论(3)
热度(10)

2014-01-20

10  

标签

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