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德哈】Summer Crush(麻瓜AU)Ch2

Happy Birthday to Harry Potter~~

ch1

====


Chapter 2


哈利几乎是落荒而逃出了马尔福的房间,祈祷马尔福没有注意到他离开时僵硬的背影。

 

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砰”地关上了门,声音大得令人起疑。但哈利没心情在乎这个,他背靠着门板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抓着自己还有点潮湿的头发往墙上撞了两下。马尔福最后那个笑容着实叫人捉摸不透,明明嘴唇挑起的弧度客套而冷淡,但微微眯起的眼睛却泄露出一丝戏谑。哈利从小就生活在这片地区,周围的人们笑起来永远都是热情、直率、坦然而放肆的,他从没见过这种,这种——把互相矛盾的情绪完美融合的表情,仿佛在故意引人去探究。

 

那双蓝灰色的眼睛好像天空落下的一片鸽子的羽毛,柔柔地在某处搔了一下。

 

哈利呻吟了一声,把自己摔进床铺,抱着卷成一团的被子打了几个滚,试图将纷乱的心情理出个头绪,结果一不小心把脑袋磕上了床柱,瞬间就撞散了那些暧昧模糊的念头。他懊恼地揉着后脑勺,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肿了一块,只好翻身伏趴在床上,仰头看着窗外斜斜伸展的苹果树枝。

 

夏日午后那白到炫目的阳光暖烘烘地洒在身上,热气蒸得人昏昏欲睡。迷糊中,一阵隆隆的汽车轰鸣声由远及近,逐渐盖过了枝头上云雀的啾声和鼓噪的蝉鸣。

 

哈利瞬间清醒过来,从床上撑起身子探到窗边,看到一辆笨重的福特老爷车携着滚滚风尘大张旗鼓地一路驶来,最后在格里莫别墅前停下。他咧开嘴,便一下从床上弹起迫不及待地冲下了楼,正好远远地看见一个高挑瘦削的人影从车里出来,又砰地关上车门。最后

 

“哈利!”黑发的男人见到自己的教子,立刻笑起来,像个有着使不完的劲儿的十八岁青年似的蹦进来,张开双臂给了对方一个令人窒息的拥抱,“今天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哈利说。这不算撒谎,至少在马尔福到来之前一切都安然如故,而他并没有想要暴露自己那莫名其妙的烦恼的打算。反正,哈利盲目乐观地想到,既然西里斯回来了,他能把麻烦抛给真正的房主了:“只是我们有客人了……”

 

“是的,客人!”西里斯快活地叫嚷道,热情的语气让哈利困惑地皱起了眉,但下一刻,另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卢平教授!”

 

温和儒雅的学者拎着一只旧皮箱,微笑着朝哈利点点头:“哈利,暑假快乐。”

 

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哈利立刻将其他一切都抛到了脑后,跑过去拥抱了一下许久未见的教授。西里斯·布莱克和莱姆斯·卢平都是哈利父母的朋友。哈利在父母意外去世后曾被姨妈一家收留过几年——那着实不是一段愉快的时光,西里斯经常抱怨他较同龄人而言稍显瘦弱的身材是那时的营养不良造成的。

 

将哈利从姨妈家的虐待中解救出来的正是他的教父西里斯,后者狂怒地掀翻了整个女贞路4号的模样至今都叫哈利印象深刻。而卢平是哈利在被带回格里莫别墅时见到的,哈利被迫落下的所有课程全都由这位和善耐心的教授一点点补上。而且比起活泼过头、偶尔还需要哈利帮忙收拾残局的西里斯,稳重的卢平起到了更多的监护责任。

 

无论如何,这两位都是哈利在世上最爱的人。他松开环抱着卢平的手臂,帮忙提起了箱子:“我以为你不会来——西里斯说你在伦敦有几场报告?”

 

“我把论文写完了,其它的事交给别人就行——你长高了,哈利。”年长者摸了摸哈利乱糟糟的头发。有别于其他叛逆的同龄人,哈利对于这种将自己当成小孩的亲昵动作并不反感。他很高兴这位经常奔波于欧洲各地参加各种学术会议的家人能回来看望自己:“你这次可以休息多久?”

 

卢平跟着哈利穿过刚刈过的草坪,踏入别墅客厅:“一整个暑假。我已经和邓布利多校长谈妥了,虽然西里斯曾建议我去威胁委员会的那些老头子,如果……”

 

他突然止住了话头,暖棕色的眼珠转了一圈,最后落回哈利身上,微微一笑道:“哦,看来我不是唯一的客人。”

 

哈利这才想起自己遗忘了什么:马尔福神色冷淡地站在二楼平台上,视线在卢平洗得发白的衬衣和哈利手上那只一看就颇有年头的旧皮箱上逡巡了一遍。虽然隔了一大段距离,但哈利依然仿佛能听到他从鼻孔里发出不屑的哼声。

 

“这是德拉科·马尔福。”哈利避开了马尔福的目光,转身向卢平简单介绍道。他发觉自己虽然恼火于金发青年卷土重来的傲慢,却也因这种态度而显得更加自在,“是西里斯的……”

 

“是我堂姐家的小子。”西里斯大步跨进来,脸上丝毫没有见到久违的外甥的欣喜,“一个只会用下巴看人的小混蛋,跟他父亲一样。”

 

“而你也和我听闻的一样幼稚。布莱克家现在的主人居然是这样的家伙,真是令人唏嘘。”马尔福立刻反唇相讥。

 

有那么一刻,哈利真以为西里斯会冲上去跟对方打起来——你有时就是不能用成年人的思维来判断西里斯的行为。所幸卢平并不像他的朋友那样意气用事,他很有礼貌地朝金发小伙打了招呼,及时把战火掐灭在摇篮之中,并得到一个勉为其难的点头作为回应。不得不说,这着实让哈利松了口气。

 

虽然,马尔福的评语在某种意义上确实一针见血,但这并不意味着哈利会站在他那边。

 

 

西里斯板着脸将卢平带去了他的卧房——谢天谢地格里莫别墅足够大。可惜的是它还没有大到能让住在其中的两人永不相见的地步。哈利忧心忡忡地爬上二楼,发现马尔福仍留在原地,神情莫测。

 

“马尔福……”哈利开口,但叫完名字之后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确实不喜欢金发青年对卢平教授俭朴的着装所表现出的轻蔑,但好歹马尔福没有直接宣之于口,他跟西里斯之间的口角是由后者率先发起的。

 

 “那就是莱姆斯·卢平?”马尔福漫不经心地问道,“我好像听说过他。”

 

哈利不太喜欢他对卢平直呼其名,仿佛后者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但也不想再跟他吵起来,只好回答:“是的。”

 

马尔福看了他一眼:“看起来他也要在这儿住两个月?”

 

“当然,这儿是他的家。”

 

“那你呢?你也一直住在这儿?”

 

哈利看着马尔福,不知道他是否对自己居然要忍受如此多的室友而感到不满——他总觉得金发青年应该更习惯于一个人享受宽敞的空间:“要是你嫌人太多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镇上的书店或者咖啡馆,那里很安静,你可以不受打扰地做你自己的事。”

 

“我很欣赏这个提议。”马尔福哼笑了一声,“来之前我母亲没说太多——她早沉浸在父亲勾画的美妙的加勒比海之行中了,我真怀疑等我回家会得知自己多了一个弟弟或妹妹。”

 

哈利迟疑地回应了一个微笑,鉴于他们才刚认识几小时、而彼此间的好感就已经岌岌可危了,他谨慎地没有直接发表自己的看法:“你不希望如此吗?”

 

“很难说。我不喜欢小孩,刚出生的时候只会哇哇大哭,学会走路之后就更是一场灾难。”马尔福说,“但另一方面,如果家里多出一个新成员,父母就能把过剩的注意力从我身上挪开,就这点而言我还挺期待的。”他的语气里有一种炫耀式的不耐烦,而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

 

哈利不会因此抱怨。事实上,他觉得两人间的气氛开始慢慢缓和了,这是一个好兆头:“其实我挺希望自己能有个兄弟的,做什么都能有个伴。”他说,“邻居韦斯莱家有七个孩子,踢球赛都不用另外拉人。”

 

他发觉马尔福在听到“七个孩子”时皱了皱眉,看起来真的非常厌恶人多嘈杂的环境,于是便换了个话题:“你对晚餐有什么要求?先说好,乡下可能没有你吃惯的鹅肝和高级红酒。”

 

 “我也不喜欢那些!”马尔福反驳道,“啤酒或威士忌都行——不过我猜你还是喝果汁的年纪吧?”他露出一个假笑。

 

如果哈利惯于自作多情的话,会认为金发青年正在调戏自己。不过这轻佻的口吻也足以让他内心那点残留的怒气在不知不觉中消散。哈利翻了个白眼:“是啊。既然我们同龄,我会准备好双份的芹菜汁的,你放心吧。”

 

看着马尔福脸上那副不敢置信的神情,哈利忍不住大笑起来。


 

依然TB C不定


====


复健练习,翻了下旧文档发现我15年的某文看起来是个坑的样子,就继续了_(:з」∠)_


最开始这文的灵感(just 灵感,关于夏天、别墅访客和一场恋爱)其实来自于《Call Me by Your Name》,当年还觉得这是本冷门小说,结果人现在电影都拍好拿奥斯卡了而我刚墨迹完第二章……


有缘三年后再见

评论
热度(21)

2018-07-31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