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之球 —

Drarry的F/Z梗【召唤系www】

FZ梗,稍微改了设定,无后文!

 

 

 世界无垠而狭隘、强大而脆弱、崇高而谦卑。

海浪咆哮。英格兰的土地正隐隐颤动着,空气阴冷而沉重,仿佛整个国家都笼罩着一帘厚重的、即将被揭开的帷幕。

 

 

“这就是你的条件?”黑发的男人孤身站在铁栅门前,恶狠狠地收紧了不断颤抖的双拳,“我代表家族参战,而你们就此放过Remus?”

 “狼人是不被允许存在的黑暗生物。”他面前的妇人的嗓音尖锐,态度却冷淡至极,“即使Black家停止追捕,他也别想一辈子安然无恙!”

 “足够了……”黑发男人收紧下颔,英俊的面上显出冷冷的讥笑,“交易成立,母亲。”

 

 风暴在城市的上空聚集,宛如要奏起一场漫长而深沉的交响曲。

 红发少年不顾就要倾盆的大雨,偷偷跑出了家门。

 如果这是我们家必然的命运,他的心脏剧烈地鼓动着,仿佛马上要跳出胸腔,那由我来代替大哥来完成也没什么关系吧?

他咧着嘴,禁不住要大喊起来:如果成功了,那他就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这是最好的机会,我可以摆脱兄长们的阴影,为了家族只身奋战!

 

一道闷雷滚过,惊醒了沉浸在畅想之中的少年:可若是失败了……他的脚步迟疑下来,一时头脑发热的他还没认真考虑过这个可能性。

 他会怎样?

 

 这将是一场为期七天的战争。时隔百年,纯血家族的继承人们将再次赌上家族的财富、名望与魔力,来争夺传说中唯一永恒的奖赏:

 死亡圣器。

 死神拣选着自己中意的挑战者,一边制定下残酷的游戏规则:唯有踏着其他祭品的尸骸与鲜血,才有资格走上通往最终胜利的道路。

 

 “如果你能有你父亲一半的魔力,”年迈的老人厉声训斥,语气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失望,“这场战争我倒还能见着一星半点的希望!”

圆脸少年佝缩着脖子,讷讷地绞着手指。

老妇瞪着自己资质平庸的孙子,无可奈何地挥了挥手:“算了,事已至此……召唤的咒文你都完整无误地背下了吗?”

 男孩紧张地点点头。

 老人侧头望了一眼窗外:“明天就是满月,是召唤的最好时机。你最好再去把所有步骤从头复习一遍!记住,决不能出错!!”

 

 当然,只是观看那些业已没落的巫师们之间的战斗的话,那过程也太无趣了。死神咯咯笑着想道,应当再给那些正要开始娱乐自己的、可悲的玩偶们提供些帮手——一些从他的国度临时调去的助力。

 

 古老庄园的门前空地上,一个淡金发色的少年正仔细地描画着魔法阵的纹样。

 “为了振兴Malfoy家族,Draco。”他还记得父亲这么不断地殷殷叮嘱自己,“这是你身为继承人的责任!赢得胜利、赢得死亡圣器!”

Draco咬牙,点上了最后的符号。他低头看着复杂的魔法阵,开始吟诵召唤的咒语。

 召唤那个属于他的奇迹。

 

 

这是一场战争。他从幼时起就被父亲耳提面命地交代自己必要参加的殊死搏斗,其最后的结局唯有光荣的胜利,或者死亡。而眼前即将应召而来的亡灵,将是自己征途上唯一的同伴。

 

圆月的冷光直直地穿过枝桠,忽明忽暗地照射着地面上用水银绘就的图形。

 “……敬吾之名、尊吾之命、应吾之召——”

 随着他的念诵,魔法阵的周围忽然刮起了猛烈的飓风。狂乱的飞沙走石几乎让Draco睁不开眼。他抬起手遮挡着风压的侵袭,眯起眼期待地注视着脚下的图案缓缓流转起来,熠熠生辉。

Draco喘着气,敬畏地看到在面前那不断增强的、灿烂刺目的金色光芒中,渐渐出现了一个原本不属于这世间的身影。

 

那是从消亡的过去中复苏、从无尽的沉睡中醒来的人。

 

Draco难捺激动地向前一步,定定地凝望着这个回应了自己召唤的黑发少年。他端详着那尚不清晰的面庞轮廓,却感到一股莫可名状的熟悉感骤然涌上心头,冲击着自己的大脑与心脏。

 他不由自主地向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

 

“问汝……”

 轻轻的嗓音蓦然在空间中响起,黑发少年在未消散的微光中睁开眼,翡翠色的眼眸溢满清澈与坚毅。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

 

 

妈呀,其实我就是想写最后一段,小哈问少爷“你是我的Master吗?”这场景在我脑中滚了一千遍啊一千遍OTL

 

FZ世界观太大了实在Hold不住,所以……就到此为止了www

 


评论(1)
热度(5)
  1. 有月不来过夜半一叶之球 转载了此文字

2014-03-15

5  

标签

德哈